男人焦点网
首页 >> 养生 >> 正文

“少年郎”苏叔阳病逝

日期:2019-07-21 12:25:1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780

2017年8月18日,北京,苏叔阳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姓名:苏叔阳

性别:男

年龄:80岁

籍贯:河北保定

去世原因:病逝

去世日期:2019年7月16日

生前职业:著名剧作家、作家、文学家、诗人

苏叔阳走了。

对于年轻一代来讲,他的名字或许不那么熟悉。但五六十岁的老北京人对苏叔阳是亲切的。1978年,他的《丹心谱》公演时,在北京说万人空巷也不过分。

他有很多个身份,《丹心谱》让他作为剧作家进入剧坛;《夕照街》公映时,苏叔阳又以文学作家出现在界;《故土》面世,他又成了小说家;后来他又写历史,千禧年左右,《中国读本》在两年间了1000多万册。

他的作品里有北京人的生活和社会风貌,描写人性、时代,有颂扬也有批评。在那些看着苏叔阳作品长大的人看来,苏叔阳的写作像是胡同里那粒硌脚的石子,每天路过都会被硌一下,但哪天路过没硌着,你会想念那粒石子,去再走一遍,再硌一下。

他总是有赤子之心的,称自己是“涉世未深的少年郎”在他眼中写作也好,创作也好,就是“能力所能及地办点事儿”2017年苏叔阳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作家要医治人的心病。

昨日,苏叔阳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著名导演谢飞、相声艺术家姜昆等400多位来自文艺界、影视界、文学界的人士送了他最后一程。

早年一间房、一张桌光着膀子搞创作

苏叔阳的儿子苏霆是父亲创作的一位见证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家里只住着一间房,摆着一张桌,苏叔阳就伏在桌子旁,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东西。

“他白天上班,晚上就光着膀子,在桌子上写作,桌子很破,咯吱咯吱响。”

在这样的环境里,苏叔阳写出了《丹心谱》《夕照街》《左邻右舍》等“爆款”

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当年苏叔阳作品的“红”姜昆告诉记者,苏叔阳1978年的话剧《丹心谱》对当时社会的影响,对整个文坛的影响,都是现在的人想象不到的。“我家就住在人艺旁边,天天看到人艺门前人们人山人海买票的情况。我的父亲看完演出回来跟我们说:人艺回来了!苏叔阳先生用他的笔,用他对艺术的理解,在中国戏剧的传承中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著名导演谢飞认为,苏叔阳作品是表现生活,表现艺术家对艺术的探索,满足观众需求。“不像现在作品以娱乐为主。”

“他的作品是和第四代导演在一起的,我们这批人都受五六十年代的教育,比较执着于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文革”后拨乱反正,我们都继承了现实主义的传统,作品或来自于眼前,或来自于过往,对社会有颂扬有批评,作品比较扎实,有分量。”谢飞告诉记者。

生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苏叔阳说自己在文学上缺乏自信。唯一有点儿底气的原则只有两条:第一、便是写人,写活人,活写人; 第二、写我们民族的生活和心灵。

他评价自己的文学创作是赤脚上路,唯有把脚掌磨厚些,努力地走下去。

“还是涉世不深的少年郎”

尽管作品硕果累累,但苏叔阳常称自己“还是涉世不深的少年郎”

苏叔阳的夫人左元平也经常说他“太天真太傻”

2017年新京报记者去采访苏叔阳时,为他拍了照片,照片中的他,一手搭在桌上,一手搭在椅子上,头微微地扬起,露出小孩般天真狡黠的样子。

他总结自己—没出卖过朋友,没欺负过人,没走过后门,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干出来的,符合我的本意,说的都是真心话。

如果实在有一些活动要出面,要吃饭入席的时候苏叔阳会和几个好朋友“溜出去”

苏叔阳几十年的好友米南阳告诉记者,“我们愿意和好朋友一边吃一边聊天,聊文学、对对联。”

“有一次在饭桌上,有人出了上联“元白可染关山月”元白是启功的字,可染指的是李可染,关山月也是书画。”米南阳回忆道,“有人出了下联“艾青方成戈壁舟”这三个人分别是诗人、画家、书法家,不是一个行当也不是一个层次,这就不行。后来我接了一个“雪石光照秦岭云”雪石是白雪石,光照是卢光照,他们和秦岭云一样都是画家。”

苏叔阳就在席上坐镇,碰到对得好的就自然流露出称赞,“我们就一起鼓掌”坦诚真实。

25年抗癌 见老友笑答“多棒啊还在活”

苏叔阳也遇到过困难期,让他的创作陷入困顿。

“一开始进入创作是很难的,当时环境也不好,但第一部作品发表后就一直在走上坡路。”苏霆说。“但是1994年那一下,让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创作,对他来讲是很痛苦的。”

1994年,苏叔阳被查出肾癌。那年元宵节,他参加完一个晚会回家的路上,发现自己眼前的东西朦朦胧胧打转,连台阶都看不清。入院后,医院给出的结果是肾癌。

一开始他不愿接受现实,偷跑出医院,去公园喝酒,一边喝一边开导自己,五十六也是走,十六也是走,二十六也是走,赶到这儿了有什么办法?

慢慢地他就想通了,在1994年5月,切除了右肾。术后恢复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他不断自我鼓励,把心渐渐放宽,“心宽一寸,病退一尺”

生病后,苏叔阳又写了《中国读本》和《读本》两部扛鼎之作,把自己在人大念党史专业的学术积淀,和文学笔法结合,以散文体的形式呈现。

25年的时间里,苏叔阳又经历了4次癌症,他见到老友的话就是“还在活”

“他最早得癌症,我就在他身边,他的顽强乐观,没人比拟。见面跟我说:你看多棒啊,还在活。”北京市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郝金明跟记者回忆道。

米南阳回想起与苏叔阳的很多往事就好像昨天一样。“去年我们几个好友一起吃饭,大家相约都好好活着,谁都不准走,但他就是走了。”

“病得不行了还想写话剧”

在生命的最后,苏叔阳还是想着创作。

苏霆看到这种情形感情很复杂。“一年前他就病得不行了,还想写话剧。说实话,作为家人,我不希望他这样,但作为同行,我非常敬佩,他真的是一座高山。”

郝金明今年春节去见苏叔阳,又被苏叔阳拉着聊了两个小时。“他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但还是拉着我聊创作、聊人生。”

晚年的苏叔阳,身体跟不上了,但脑子没停下过。

郝金明在筹备《正阳门下小女人》的时候,两人经常交流创作想法,一聊就是一夜。“这个故事怎么讲、这个人物怎么体现,两人为这件事,从6点到10点半,一直聊,不聊完他不让走、不散局。”

米南阳也经常大晚上接到苏叔阳的电话,“我们都是那种一旦思路来了,不管多晚,都要下床把这点“火花”给记录下来。”

郝金明50岁的时候,亦师亦友的苏叔阳送了他一首诗,“路走过,桥经过,沟沟坎坎都迈过,大江大河也渡过,没想到小河岔里还淹过;风吹过,雨淋过,冰霜雪地全趟过,草地沙原也去过,外国的山峰咱爬过,谁知平地也摔倒过…”

这不是描写一个人的诗,是写给一代人的诗。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苏叔阳

苏叔阳,当代著名剧作家、作家、文学家、诗人,笔名舒扬。河北保定人。现从事文化及历史研究。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从事教育事业多年,培养了很多学生。他以深厚的文化积淀特有的历史文学视角,创作了诸多国内外广为流传的文学著作。他的作品多次获得: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华表奖、文华奖、金鸡奖及全国作协短篇小说奖、散文奖,人民文学奖、乌金奖等,2010年7月获得联合国艺术贡献特别奖。 2019年7月16日晚间在北京病逝,享年81岁。

网友评论
  • 神算夜莉芙
    因为我应该感受的很多
    2019-12-01 09:09 28
  • 往事如梦11
    我的至爱亲朋,以及很多在我的圈子里呼唤正义的人
    2019-12-03 18:13 342
  • wtc2000
    包括著名演员林青霞因为高龄孕育也曾经在这里接受过检查,最后平安产下女儿
    2019-12-09 05:19 487
  • 杜亚辉1381
    我们怀念他,是自然而然的事
    2019-12-04 19:55 309
  • wf007
    离去了,他失去了对舆论的任何控制可能
    2019-12-08 16:51 702
  • 兔基斯哒泪
    李咏病逝关注度为什么这么高?
    2019-12-06 23:05 791
  • 我是一个演
    对于李咏病逝,你怎么看?
    2019-12-04 07:27 690
  • ylgwc
    李咏为何在美国病逝?
    2019-12-08 00:37 67
  • 世事难预料
    每个人的生老病死毕竟是家事,让每个不相识的人去感受,我想这有点荒唐吧
    2019-12-01 03:04 975
  • 雨朋
    生老病死在所难免,再怎么说此事已过,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
    2019-12-01 06:57 259
  • 9秒前
    李咏在美国应该是受到的世界最好的治疗方案和最好的专家团队的治疗,可惜天嫉英才,李咏最终经过十七个月的抗争后,平静的走了
    2019-12-08 18:59 670
  • Midasenerg
    李咏病逝,你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2019-12-04 04:48 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