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养生 >> 正文

另眼看经典|一场不对等的爱情,付出太多也枉然

日期:2019-01-09 06:49:2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660

临近中小学的期末考试季,“亲”们的焦虑又开始充斥朋友圈。不少“亲”们感慨:”每到这个时刻,多么希望自己是白素贞!”

孩子一出生就被法海抱走,不用为孩子的升学、考试发愁。十八年后从雷峰塔里出来,儿子已经金榜题名,高中状元。自己就等着安享晚年了。

另眼看经典|一场不对等的爱情,付出太多也枉然(图1)

这样的“好事”当然不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雷峰塔并未能永远镇住白娘子。它的年代离我们并不遥远。鲁迅写过一篇《论雷峰塔的倒掉》借白重获新生额手相庆。和他一样经历了雷峰塔倒掉的还有胡兰成。他自称是在西湖岸边亲眼目睹这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地,化作尘泥。然而,胡兰成却没有鲁迅的慷慨激昂,只是无限惆怅地告诉人们:“与其说白蛇恋的是许仙,不如说她更恋的是这滚滚红尘。”—一场感天动地的爱情,被他轻轻一句话消减了意义。

另眼看经典|一场不对等的爱情,付出太多也枉然(图2)

小说、戏曲、电视…在纷繁复杂的文艺作品中,白蛇的故事是杂乱而矛盾的:

另眼看经典|一场不对等的爱情,付出太多也枉然(图3)

白素贞下山是为了寻找修道之人还是为了报恩,抑或仅仅是出于对人世的好奇?

她产下娇儿是在与法海斗法之时还是已然被镇在了塔下?

许仙守着雷峰塔终老与仕林祭塔是否矛盾?

令小编同样疑惑的是:许仙,究竟怎样看待这场不同寻常的爱情,他有怨吗?无悔吗?还是,他和我们一样的茫然…

若身为男子,小编断不敢说许仙不负心。在整个事件中,人们将所有的同情给了那个一心想做个凡人却终于失败的白娘。我们看到的是:许仙骗饮雄黄酒,白娘冒死盗仙草;是许仙轻信法海负娇妻,白娘水漫讨夫君;是白娘在合钵的那一刻泪如滚珠地哀求许仙:“相公,让我再看一眼我们的孩儿吧!”而许仙终于还是狠心将金钵罩在了她的头顶。这样的艳遇,他却这样地对待。结论不言而喻—自古多情女子负心汉!

白娘真的爱许仙吗?或许她只是以为她“爱”了,又或者,她觉得身为,应该去爱,所以她“爱”了。一场爱情,到底难保不是欺人、自欺。

可是,有没有想过,这份情,是许仙愿意接受、有能力接受的吗?

他一直以来都是无用的!他的惊恐、他的怀疑、他的试探,甚至他的背叛都是那样微弱,被天地轻轻揭过,不留痕迹。对于这样一个凡人来说,白情太重太重,莫说还不了,他根本就受不起。

许仙是谁?小药铺中的一个小伙计,倚仗姐姐姐夫过日子,多少有些仰人鼻息,却也未见得凄惨。这样的人,临安城中比比皆是,西湖中的水光潋滟、水光上的画舫玲珑,画舫内的莺歌燕舞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他的生活是单调而琐碎的,为是孺弱而木讷的。但,没有想入非非的时候,凡夫未始没有简单的快乐。许仙也会有一个梦:娶一个相貌平平却老实本分的妻,在药铺中卖力干活养家,再生几个像他们一样安分守己的孩子。到老了,与妻穿着打补丁的厚棉袄,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晒太阳,看淌着鼻涕的孙辈在膝边穿来穿去—小编相信,许仙会比较喜欢这样的生活。

另眼看经典|一场不对等的爱情,付出太多也枉然(图4)

可是,他在西湖边遇到了白蛇,美人欲施恩与他,不要也得要。他不得已堕入了一个红香软玉的神话,唱一出他从未想过去唱,也注定不能胜任的角色。整个发生在西湖边的爱恋,从西湖借伞到开药铺立身,一开始都是白娘自编自演自导的故事,可是不能只有花旦却少了男主角。于是,在烟雨迷离的三月西湖,许仙“幸运”而又不幸地被白娘“慧眼”相中。

在最初的那一刻,许仙不是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处境,对于白恩情,也并非没有推托过。可是,素贞实在太美,这柔情蜜意实在令人找不出一个推托的理由,于是,他陷了进去,虽然是他未曾奢望的快乐,到了眼前,干吗不顺受之呢?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飞来的横福,往往暗藏着随之而来的苦难。这个不愿生命中有狂风大浪的弱者,一次次被无情地推向了命运的风口浪尖!

如果白蛇选中许仙不是因为报恩,那她就可能带有很大的随机性,作为一个凡人,你我大概都很难区别哪条蛇比另一条更俊秀些,所以小编也怀疑蛇眼中看到的人是不是也大同小异。或许,白蛇要的只是在凡间作一次贤妻良母的体验,对方是谁并不重要。她也许只是在游厌了水光山色之后,不经意地看到了许仙,在她是无意,在许仙,却被抛出了生活的常轨。白娘或许也曾在后来的日子里后悔过自己草率的选择,许仙既没有演戏的天赋,也没有表演的欲望,这场傀儡戏注定要砸。

另眼看经典|一场不对等的爱情,付出太多也枉然(图5)

许仙将一碗雄黄酒端给了白娘娘。因为有了后面的盗仙草—白娘在汗水泪水血水中拼杀出一条生路—凸现得许仙格外卑鄙。然而,白娘怎样做,与许仙无关,恩情是白娘给的,许仙无权不要。许仙也不过是给她喝了一碗雄黄酒而已,人人喝得,不是什么砒霜蒙汗药!他想做的,不过是消除自己心中的疑团,确认一下自己的娘子是个凡人,让日子过得踏实而已。他难道连这个权利都没有吗?他并没有什么错,人生一世,能看清的有多少?懵懂的又有多少?可每个人都总想让自己看得再明白一点。是白娘一直隐瞒着他,他只是无意中揭开了事实的真相,是他的错吗?白娘也未尝不想借这杯酒赌一把:赢了,她就可以将真相瞒一辈子。可是,她输了。

白娘现出了原型,许仙吓死过去—这一刻,其实一切都很明白了,这场异类之恋,许仙并不习惯。如果白娘真爱许仙,就该在救回他之后悄然离去—她应该看清了许仙永远不肯定心无芥蒂地和一条蛇日常相处,她应该明白了日后的岁月里不可能再有真爱相对(或许从来没有过,之前许仙对她也不过是一份“敬”一份“感恩”罢了)可是,白蛇在这一刻没有壮士断腕的绝决,她不甘心就这样输得净净—她选择留下。

想想之后的日子,真是情何以堪?白那个漏洞百出的圆谎故事骗不了任何人。许仙必然已经知晓,以白聪慧,她也不可能不知道许仙已明了一切。同床异梦成了日后生活的主题。在许仙:他日日如履薄冰地过日子,生恐惹了白娘难以保命;在白娘煞费苦心也无法让相公再敞开一点心扉。这场戏,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甚至也忘了一开始,为什么要演?

于是有了后来在断桥上的断肠一幕:一个原本没有多少骨气的小男人自己将最后一丝尊严踩在脚底,向妻苦苦哀求,曾经法力无边的白娘娘在这一刻除了哭再不会做别的。一场爱情的戏,演到这里,早已成了压在人心头的包袱,没有希望、没有慰藉—甚至疲惫得连结束它的力气都没有,于是就这么无休无止地纠缠下去。

另眼看经典|一场不对等的爱情,付出太多也枉然(图6)

于是,有了水漫那惊险的一幕:漫天的水、漫天的雨,雨更凄冷的是流下眼眶的泪、淌在心头的血。白娘再也输不起,她将千年道行都押在了这一战上。如果,她初入人间,不过是因为凡心偶炽,是将它当作一次轻松而快乐的游戏,那她必然想不到游戏竟然会以这样凄厉的结局收场吧!这一刻,她是否后悔?是否觉得她到底不应该下这一趟山?是否懂得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不要去好奇好?

许仙在山门内,望着山门外的波卷浪涌,他在想什么?或许,这一刻什么都不用想了,确实,他还能想什么?门外的奇异斗法场面,是他做梦也想像不出的场景。一个是佛、一个是妖,管他谁善谁恶,都是神人,有无边法术,可以呼风唤雨,是世界的主宰。只有他,他只是一个人、一个渺小的人,在他们的眼中,脆弱得像脚下的一只蚁,蜷躲在山门内,看双方争夺自己,对一切都无能为力。他只是一场赌赛的利物,谁赢了,他便跟谁走,他只需等待结果。或许有没有结果也是一样,此时的他,已同一块行尸走肉,除了挫败与失望,再没有别的。

其实,这场战斗,没有胜者,白娘输得很惨;法海一样没有赢。

青蛇中,白素贞对小青说:“我来红尘一场,就剩下这个孩子了”这样的凄凉,她终于承认了爱情的失败!

有时会想:被压在雷峰塔里的白娘依旧是临安城中衣袂飘香的美娘,还是业已幻化做了峨嵋山上的本来面目。还是变回自己吧!在这个没有人,没有生命的地方,何苦再将自己伪装起来?

做了一千年的蛇,它倦了;

做了几春秋的人,她累了!

白蛇累了,许仙累了。人间的风月暗换与他们无关。白娘在漆黑的雷峰塔身里苦修,这里没有岁月;许仙在寺庙的晨钟暮鼓中度日,那里也没有岁月。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生灵曾经那样接近,终于又这样的咫尺天涯、若即若离。回想起曾做过的暖日老槐的美梦,恍如隔世。眼下的阳光是冷清的,但,可可也就如此罢了吧。

不要怨谁,这场爱情中,我们都一败涂地。没有谁亏欠了谁,是谁说的?“有情皆孽”

“现世安稳”—轻轻巧巧的四个字,多么不易,许仙,你知道的吧?

那一屏纸伞,遮住了湖上的雨丝风片,遮不住心上的泪雨将魂魄打湿。

白娘檀口那轻轻的软温,在无情的风雨中霎那冰冷,只留下一点浓血似的残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许仙

许仙,字汉文,是中国古代汉族民间爱情传说《白蛇传》中的男主角。在早期的传说中,许仙名为“希宣赞”后来又有“奚宣”、“许宣”之名。冯梦龙在《白娘子永镇雷锋》中称为许宣,以后在汉族民间传说的过程中不断转化演变成“许宣”,乃至最终到清代话本《义妖传》成为了“许仙”。传说许仙为杭州一家药铺的学徒,性格善良敦厚,与修炼千年幻化成人形的白蛇和青蛇在雨中邂逅,同船共渡,并和白娘子产生了爱慕之情,结为夫妻。后金山寺的法海和尚,使用计谋掳走许仙,引诱白娘子来索夫,一怒之下水漫金山,犯下天条,镇于西湖边雷峰塔下。

网友评论
  • 一朵鲜花插牛粪
    如何处理恋爱中付出不对等的心理落差?
    2019-04-18 14:33 20
  • 图坦卡蒙的
    恋爱中的两个人付出不对等应该怎么办?
    2019-04-11 07:55 50
  • 那是一辈子
    因为你在有意无意的去引导他,去溺爱他,慢慢的他不去付钱也很正常
    2019-04-14 12:22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