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焦点网
首页 >> 育儿 >> 正文

“我的自述”之四:在我从事家庭教育理论研究三十年研讨会上的答谢词

日期:2019-09-10 21:52:0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991

序言

2011年10月29日是我七十岁寿辰,也是我从事家庭教育理论研究三十年,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为我召开了一个研讨会。

这是我在会上的答谢辞。

===========================================================

各位上午好!

我是一个普通的老师,只是做了一些该做的事,力所能及的事。召开这样的会,我一直觉得是“小题大做”“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很惭愧,我与大家的期望相距甚远。

当初,听说要开这样的一个研讨会,我感到很意外,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奢望。我们学校是开过这样的会,那都是学术界元老级别的精英,像顾明远老师,黄济老师,厉以贤老师等等,他们都是我的老师,我学习的榜样。在他们面前我还是个小字辈儿,不能与他们相提并论。我是对家庭教育进行了一些探索,但只不过是些零零散散的感悟而已,在学术上并没有什么建树。如此过誉,叫我诚惶诚恐,我实在承受不起。好在我还有自知之明,知道我有多大的分量。

过去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今天七十岁已经不是“稀有动物”了。我向来不喜欢张扬,到了这个岁数,更应该心如古井、宠辱无惊。古人说,“树大招风风撼树,人为名高名丧人”名气太大了,未必是什么好事。

刚才各位的发言中,有许多是溢美之辞。我知道,这是大家对我的期望、勉励和鞭策,我感谢各位。我将不负众望,继续发挥余热,以实际行动回报各位,回报社会。

这几十年,我是为家庭教育事业做了些事。但个人的能力总是有限的。常言说:“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光凭我个人的努力也不见得能做成什么事。

所以,首先我要感谢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社会的需要是促使科学研究发展最大的原动力。没有改革开放,没有全社会对家庭教育前所未有的重视,没有家庭教育实践的极大丰富,没有家庭教育事业蓬勃的发展,我就没有持续三十年的耐心和韧性。

第二,要感谢在座的和不在座的各位朋友。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更何况我还称不上“好汉”没有各位一如既往地鼎立相助,我很可能一事无成。在这里,我要感谢愉快合作三十年全国妇联和各省市妇联,他们的敬业精神一直鼓舞着我;感谢,感谢各有关报刊社、出版社、电视台、广播电台等传媒界朋友,感谢你们推广我的研究成果;感谢我的学生,是他们求知若渴的好学精神一直在推动着我。我向各位表示深深的谢忱!

1965年我从这里毕业之后先到师大附中工作。那年二十四岁。在那里工作了十五个年头,实际上是换了个地方继续学习。上学时读的是“有字的书”是向书本学习;工作以后读的是“无字的书”是向实践学习。我先从老师做起,是班主任、少先队总辅导员、团委书记,最后做党总支书记,主持学校工作。那年我三十二岁。我教过政治、语文、历史、音乐、体育等课程。组织学生开展文娱体育,社区宣传,军事训练,野外拉练,挖防空洞、春种秋收,植树造林等活动。通过一系列教育教学实践,不仅在教育教学能力上获益,也使我逐步懂得了什么叫教育。

主持学校工作八年之后,1980年,那个时候社会上掀起一股“归队”的潮流。我认为,人必须各得其所,才能各尽所能。我对官场文化不大适应,总感觉“水土不服”我想,“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便毅然辞掉附中职务,在“归队”潮流的裹挟下重新回到师大。那年三十九岁,即将步入中年。我是半路出家,是名副其实的“插班生”理论研究“起跑”迟了十五年,我感到压力很大。

有人曾问过我:你在中学这十五年,是不是一种浪费?我说不是。这恰恰是我的优势。在大学学的教育理论,并没有真正地理解,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食而不知其味”囫囵吞枣,一知半解,只会纸上谈兵,并不真正懂得教育是怎么回事。后来,经过教育实践,才慢慢地对教育的含义有所“感悟”这是我的第一个收获。

中学这段工作对我后来的理论研究也非常有价值。只有亲自干教育,跟学生一起摸爬滚打,才知道普通教育领域有哪些课题需要研究,值得研究。选择研究方向才不会像没头的苍蝇—瞎撞,从而避免舍本逐末或无病呻吟的弊病。我选择这个研究方向,直接受益于中学工作的经历。我得感谢附中,是这段经历使我走向成熟。

到师大不久,我就主动找领导谈话,希望尽早把研究方向确定下来,以尽快进入角色。我本来就迟到了,已经没有“拿青春赌明天”的资格了。时不我待,年龄不允许我优柔寡断,举棋不定。

领导问我打算研究什么?我脱口而出—“家庭教育”领导感到很惊讶。现在,说起“家庭教育”都耳熟能详。那个时候,学术界还没有这个学科,名不见经传,我的选择的确是有点儿不伦不类。我事先就估计到领导会惊讶。

当时就有朋友劝我说,家庭教育不过是个“小儿科”有什么可研究的?这个领域能有多大?扑腾不了几下就到头了,能有什么前途?我说,话不能这么说。实践才能出真知。没进行实地考察,怎么会知道没学问?这就像站在海边说大海不深一样,那是因为你没亲自下到海里去,你一下去就知道大海有多深了。也有朋友说,家庭教育面太狭窄,你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同时还要研究别的。我说,我不想当“万金油”只想当“专门家”

当时,领导问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研究方向?我说,这跟我在中学工作这段经历有直接关系。学生在学校接受同样的教育和训练,表现却千差万别。根本原因是学生分别来自不同的家庭,接受了不同的家庭教育和家风熏陶,打上了不同的“底色”不同的烙印,很难磨灭。要充分发挥家庭教育的职能作用,就得要进行研究,探索规律。

领导说,要是你的研究成果学术界不承认怎么办?我说,我不管这些,我只想做事。

又问评不了职称怎么办?那时我刚从中学过来,还不懂得职称有多么的重要。我说爱评不评,我不在乎。

领导说,学术领域根本没有这个学科?那时候年轻气盛,不知道天高地厚,狂傲得很,我口出狂言:“没有这个学科,我可以创造呀!”够牛的!

我很清楚,领导提出这一连串的问题,是在关心我,为我的前途和未来着想,我本应从善如流。但我的欲望不可抑制,欲罢不忍,欲罢不能。跟我谈话的领导是我上学时的系主任,是她从附中把我要来的,按说我应当感恩戴德,恭敬不如从命。但要我放弃选择,我还是心不甘,情不愿。于是就讨价还价说,能不能让我试试?您给我五年的时间,要是做出有影响的科研成果,就让我继续做下去;要是整不出什么名堂,不用领导发话,我自动卷铺盖卷儿走人!我不给自己留退路,也许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我只能破釜沉舟,背水为阵。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领导只好勉强答应。这就等于我跟领导订了一份“君子协议”从1981年开始,我只管耕耘,不问收获,全身心地投入,一口气就“试”了三十年。

万事开头难。家庭教育是个边缘学科,每前进一步都是很艰难的。这些年,我是出了一些东西。但这些都是“四无产品”没课题,没经费,没帮手,没人提携。有人说我是“孤独的拓荒者”很形象,也很贴切。我想,天无绝人之路,只要不放弃。

古人说:“穷则变,变则通。”事物到了尽头就要发生变化,只要开始变化就会向前发展,有发展前途。我白手起家,自力更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当年还没有复印、扫描这类洋玩意儿,就是有,我也没有经费,收集资料只好靠手抄,我手抄的资料有一两尺厚;进行社会调查没钱付劳务费,我免费给学校讲课,请学校帮我调查,“以工换工”我相信,世上无难事,只要肯付出。

有了研究成果,要推出去,也是个难事。

我的第一部学术著作是1987年脱稿的。当时出版社数量少,是“买方市场”在交易中掌握主动权。而那时我还是个“无名之辈”我处于绝对劣势,要出版学术著作,谈何容易?但我很有学术自信,我的产品不是伪劣假冒,绝不能让它烂在手里,一定设法让它见天日,接受实践检验,发挥社会效益。我只好放下身段,四处朝拜,上门推销。有的出版社的人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我进退维谷,很是难堪。但我没退缩,也不能退缩。半途而废,将前功尽弃,永无出头之日。绝不能让我多年的辛苦付之东流。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应该知道它的坎坷。不能怕遭人白眼,开弓没有回头箭,得豁得出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硬着头皮跑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事情终于有了眉目。

出版学术著作,出版社最担心的是销路问题,怕赔钱赚吆喝,这我理解。何况我是学术界的一个新兵,没有一点儿名气,人家凭什么相信你?无奈之下,我出了个主意,我说,我先给你们写一本赚钱的科普书,把我的学术著作“搭”上出版。没想到,绝处逢生,出版社竟然同意了。我用一个月的时间赶写了一本十来万字的家长读物,出版社果真赢利了,我的学术著作自然也就按照事先约定出版了。

这就像物质匮乏年月卖香烟的“档次高低搭配”那样,我称之为“雅俗搭配”这样推出虽有点不大讲究,但终究如愿以偿。当时我想,我既然有能力写出来,就应该有办法推广出去,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个出版过程虽然经受了一些磨难,但却成了我的财富。

两本书前后脚推出,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名声大震,我竟然成了“买方市场”一下子就来了六家出版社登门约稿定货。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

有人问,面对那样难堪的局面是怎么挺过来的?我得感谢老前辈、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是他给了我勇气。他一生没儿没女,却成了著名的家庭教育专家。当年,马卡连柯的家庭教育著作《父母必读》第一卷的问世,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该书出版后,曾一度遭到了社会上一些人的责难,文学批评家认为这本书太偏重说教了;而教育家则批评这本书过于偏重文学了,指责该书没有谈学校教育,两面夹击。马卡连柯曾经到联邦,想请部里的领导看看他的这部书,得到的答复是:“不用了吧。我们这里没有家庭教育这样的‘司’只有‘普通教育司’‘学校教育司’等等。”

虽然碰了钉子,但马卡连柯没有灰心丧气。他说,我们就分一分工,“你们那儿有普通教育司,我这儿就来一个‘家长教育司’吧。我就谈谈那些既不属于任何司,也没有谁来管的问题。”

马卡连柯对困难的态度就像强心剂,一直激励着我。虽然谁都不否认家庭教育工作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但要被认同为“教育”承认家庭教育学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形成气候,不会一帆风顺。外国是这样,中国何尝不是这样呢?但我深信,只要坚持不懈,就一定能迎来成功的一天。

从事家庭教育理论研究,我是有一些收获。但也失去了不少。我想,要有所得,就得有所失。三十年来,在我的脑子里,似乎没有“假期”“休闲”这些概念。我把读书做学问当成是一种享受,每天都要读点什么写点什么,要不,就觉得有缺憾。为了我钟情的事业,我失去了很多,但也收获不少,我很知足。这大概就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墓年,壮心不已。”

岁月不饶人。一不留神,年届古稀。我已退休,就像马伏处于马房之中。生活重心也实现了“战略转移”由“以工作为主,锻炼保健为辅”转变为“以保健锻炼为主,以工作为辅”但意志还没有完全消沉,还没有“马放南山刀入鞘”几十年来,我与家庭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天脑子里想的除了家庭教育还是家庭教育,怎么也挥之不去,难以割舍,总觉得还有些事情没做完。

我们的家庭教育理论研究和推广普及,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与社会的需求尚有距离。我深感任重而道远。

我想,今天不是我的“告别演出”希望是一个新的开端。

我虽已是“强弩之末,力不能入鲁缟”但由于惯性使然,要我的工作戛然而止,也难。我还将继续努力,以我的绵薄之力,尽量为家庭教育事业多做些实事。

预祝我们的家庭教育事业繁荣昌盛!

祝大家身体健康。

再一次感谢各位。

===============================================================

新书出版 新书出版 新书出版 新书出版 新书出版

中国家庭教育观察—赵忠心访谈录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感谢

2013年张靓颖发行的公益碟,《感谢》公益EP限量发行,除了收录WWF“留住江豚的微笑”活动主题曲《感谢》,还特别将2012年底至今张靓颖尚未实体发行的4首单曲收录其中,以回馈所有歌迷的支持。整张EP秉持环保概念,以环保材质为包装,特别附赠三张感谢明信卡,以鼓励大家积极传递“感谢的力量”。身为WWF长江江豚保护大使,张靓颖更是以身作则,发起成立“感谢爱豚基金”,宣布将把此次《感谢》EP的版税收入,全数捐献给保护江豚的相关单位机构,以支持他们继续开展保护江豚的工作,同时希望借此呼吁更多人一同加入保护江豚的行动中。

网友评论
  • mr.勾巴的d
    不就是大家都知道婚姻关系不是绝对可靠的嘛
    2019-09-18 18:53 258
  • 肥肥肥肥皂
    12月30日姜昆在哈尔滨“百乐会”开班仪式上再次提出“反三俗”,您如何理解?
    2019-09-15 22:42 345
  • 米素壁纸
    一位32岁的剩女自述只想找一个有车有房的对象,你怎么看?
    2019-09-20 20:01 689
  • 水静依人
    李相州揭发岳父李明博受贿,是大义灭亲还是落井下石?
    2019-09-15 05:00 686
  • 楽百事爱娃
    或许博主长期在城市生活不能深入了解社会各种人群,大家清楚博主的主要意思就好
    2019-09-16 03:36 113
  • 超越光速的
    即便男方有房有车,新婚姻法出来后,你什么都捞不到的,你要求车和房有那么大意义吗
    2019-09-17 15:47 247
  • 东江河下
    这个年龄段没结婚,也没省下钱来买车或者买房什么的,是说不过去的
    2019-09-21 22:13 298
  • 觉得自己有
    李明博的女婿此前并没有供出岳父受贿的事,但是眼下即便是他不供出李明博,检方也会申请拘留李明博
    2019-09-15 14:09 64
  • 低调华丽11
    怎样召开教师研讨会?
    2019-09-16 06:55 152
  • 薇薇小小小
    而是迫于无奈,保全自己
    2019-09-16 09:52 628
  • sffch
    如果前面都到位了,经济条件可能还没达标,也可以看对方本性和未来发展空间,谨慎取舍
    2019-09-15 17:17 544
  • 阿瑟发嘚瑟
    兰州高速多车相撞事故致多人死亡,肇事司机自述刹车失灵已被刑拘,他可能面临什么惩罚?
    2019-09-17 15:01 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