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科技咖 >> 正文

旧恨新仇,马斯克撕X贝佐斯,这背后是30多亿人上网的大生意

日期:2019-04-14 14:13:2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488

旧恨又添新仇,硅谷钢铁侠Elon Musk再次Twitter手撕Jeff Bezos。让两位大佬撕X的直接起因是名为Kuiper的卫星宽带星座。其实,这条看起来重资产、高投入、长周期的赛道上,早已聚集了比尔盖茨、波音、三星、Google、Facebook等大玩家。吸引他们的是让全球30多亿人上网的大生意。

2004年后,作为国际富豪大V,Elon Musk和Jeff Bezos 可能再也没能友好的会面了。

Elon Musk志在探索火星,Jeff Bezos 想要太空旅行,但缺少基础设施,两人不得不在商业火箭的赛道狭路相逢。从此,从争夺NASA的订单到争夺技术人员,处处针锋相对;从海上平台着陆火箭的专利归属,到谁的公司能够使用肯尼迪航天中心的发射台,闹得不可开交。

火箭旧恨未了,卫星星座新仇又来。

就在本月,Bezos宣布了Kuiper卫星星座项目,计划发射3236颗低地球轨道卫星,以便为全球未被互联网覆盖或接收信号较弱的区域高速、低延迟的宽带服务,这意味着与SpaceX的卫星星座Starlink直接展开竞争。

在一个高资金投入的赛道,Bezos的钱多到你无法把他排除到这场竞争之外。Musk 直接在Twitter上撕X,讽刺Bezos为“Copycat” 抄袭狗。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场撕X虽然未得到Bezos回应,但引来了Oneweb CEO Greg Wyler,毕竟Greg Wyler 早已愤愤不平多年,一直觉得2014年Musk 抄袭了Oneweb的主意,还直接在Twitter晒出了2014年Musk给出的投资协议。

根据发布的信息显示,到2017年的年底,全球尚有39亿用户没法连上网络。由于地球地貌的多样和复杂性,这些地区可能根本无法布局网络基础设施。这也意味着基本上必要要通过卫星网络等新的技术手段来改变。

虽然目前卫星宽带的产业规模相对较小,据摩根士丹利称,该行业2018年的营收将只有40亿美元,但随着网络规划的落实和消费者上网习惯的改变,该行业的营收预计将达到很高的水平,到2024年该行业的营收预计将增至220亿美元,到2029年将增至410亿美元。华尔街日报此前也曾估算过SpaceX 的卫星星座Starlink,认为 到 2025 年用户将超过 4000 万,带来的收入可达 300 亿美元。

最早将这一想法付诸实践的是一家名为O3b的公司。这家公司2007年由多家大型公司和银行建立,致力于为世界上信息落后地区(主要是、亚洲和南美等)的“其他30亿人”高速通信连接,其想法得到了包括SES、Google等大公司的支持,并最终于2010年底获得了组网所需要的大部分资金,选择了泰雷兹·阿莱尼亚空间公司(TAS)承研第一代卫星,2013年开始发射部署,目前已基本完成组网,可以服务南北纬62度以内的客户。这也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成功投入商业的中地球轨道(MEO)卫星通信。值得一提的是,常年在Twitter上怼Musk的Greg Wyler ,正是O3b的项目负责人。

虽然O3b最初一直备受市场质疑。但2014年商业服务,仅用半年时间就获得了1亿美元营收,比预期缩短了半年。随后,以5亿美元的价格被Google收购,三年后再次以10亿美元的价格被SES收购。

因为Google对于此前规划的1600颗卫星组成的星座信心不足,Greg Wyler离职,创办WorldVu卫星公司,也就是后来的OneWeb。今年2月底,OneWeb旗下首批6颗卫星搭载从法属圭亚那发射的联盟号火箭升空,正式开始组网。最早,OneWeb规划了包括648颗卫星和234颗备份星的第一代星座,总数量达到882颗。2017年,则提出了追加2000颗卫星的计划。此后因为单星能力提升,希望控制在1500颗星以内。

作为商业航天领域的知名公司之一,OneWeb的发展之路也是一波三折:从成立起至今 CEO 已经换了 3 任,第四任 CEO AdrianSteckel 也已于今年 9 月走马上任;单颗卫星制造成本比预估翻倍(原计划50万美元/星,后传言称达到100万美元/星)据说资金已出现缺口;虽然已筹集超过20亿美元资金,但目前新融资进展并不明晰;原计划的发射时间不断跳票,直到今年2月底才迈出第一步…这也使得外界对这家公司是否最终能完成星座组网、全球一张通信网有或多或少的质疑。

不过,好在目前一切似乎正在步入正轨。去年12月底,作为OneWeb 的创始人兼董事长, Greg Wyler 对外表示,除非遇到巨大的经济波动或金融危机,否则在 2020 年开始正式的服务是大概率事件。

虽然当前OneWeb的股东中已经聚集了软银、高通、空中客车、维珍集团、可口可乐、Maxar Technologies、休斯通信以及Intelsat等有钱的“金主”并在此前获得了超过20亿美元的投资,但因为赛道的竞争激烈,外界对于其成功仍有诸多质疑。

不算这次引发撕X的贝佐斯和其旗下Blue Origin的Kuiper卫星宽带星座计划,这个赛道上已经聚集了波音、三星、SpaceX等重量级玩家。

受OneWeb高歌猛进影响,Elon Musk旗下的SpaceX于2015年1月提出了做卫星宽带网络“Starlink”的规划。这也让曾与Musk洽谈OneWeb投资与合作的Greg Wyler 愤愤不平,认为 Musk偷窃了他的创意。事实上,2014年11月, Musk也确曾对外公布过双方合作的规划。去年,Starlink抢先发射了试验星。

作为美国最强大的航空航天制造巨头之一,波音也试水卫星服务业,提出了部署总计2956颗卫星的星座计划,并于2017年向FCC提出V 频段低轨星座申请。

其实,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Facebook也曾参与其中。20 世纪90年代初曾资助Teledesic公司的低轨卫星星座(目标是耗资 90 亿美元构建卫星星座)最终,Teledesic在 1998 年制造并发射了一颗卫星,于 2003 年正式终止计划。虽然2015年Facebook被曝光放弃卫星互联网接入计划,但2018年又被曝光正在一颗名为Athena的卫星,并于2019年2月被曝光了激信方面的新进展。

Starlink、Kuiper之所以让友商紧张,一大原因则是这实在是一条资金需求巨大的赛道。

根据简氏防务报道,O3b前12颗卫星的研制和发射总成本约为12亿美元,因此O3b公司于2015年再次融资4.6亿美元用于购买8颗卫星,计划将第一代星座扩展至20颗卫星。而接受《商业周刊》采访时, Musk称Starlik这项计划需要约100亿美元资金。虽然暂不知道Bezos原意为Kuiper投资的金额,但此前他曾表示每年为其火箭公司Blue Origin投资10亿美元。

此前,卫星与网络《低轨宽带星座是一场有进无退的冒险》一文中,曾提到以国内目前的人力资源成本和技术发展水平,研制宽窄带结合,并拥有舰艇自动识别(AIS)和民用航空自动识别功能(ADS-B)的星座,很可能总计成本为达到200亿元。

赛道资金需求量大、竞争激烈,也使得国内目前赛道上的民营公司仅有银河航天一家。其CEO为猎豹前。

竞争激烈的另一面,是商业前景的暂不明朗。

放眼到当下,“另外30亿人”人群付费能力有限,是否能直接或者间接成为这些星座的客户还很难说,反而是军工、政府应急、船舶、航运、工程机械等大体量玩家才是真正客户。消费级产品和服务,高性价比都是最具有杀伤力的营销手段。当前低轨星座中,最为成功的是铱星、轨道通信、全球星,2018年三家公司的营收分别为5.23亿美元、2.76亿美元、1.3亿美元。

普遍的观点认为,低价是商业航天的关键,价格降低就有助于打开市场。当前铱星、轨道通信、全球星三家公司的服务价格仍然昂贵。近期,澳大利亚公司Fleet Space的乌龙事件,服务成本降到2美元/月,24小时内获得了100万注册用户。

其实,竞争而非垄断,才是低价的有力手段。过去数年,竞争已经成为“推动火箭发展的燃料”如《下一站火星:马斯克、贝佐斯与太空争夺战》的克里斯蒂安·达文波特所说,在上个世纪,因为竞争,美国人把宇航员送上了太空;最近十年,因为Space X和Blue Origin的竞争,美国火箭发射价格大跳水。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星座

星座,是指占星学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之一,也是天上一群群的恒星组合。自从古代以来,人类便把三五成群的恒星与他们神话中的人物或器具联系起来,称之为星座。星座几乎是所有文明中确定天空方位的手段,在航海领域应用颇广。对星座的划分完全是人为的,不同的文明对于其划分和命名都不尽相同。星座一直没有统一规定的精确边界,直到1930年,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为了统一繁杂的星座划分,用精确的边界把天空分为八十八个正式的星座,使天空每一颗恒星都属于某一特定星座。这些正式的星座大多都以中世纪传下来的古希腊神话为基础。与此相对地,有一些广泛流传但是没有被认可为正式星座的星星的组合叫做星群,例如北斗七星(参见恒星统称列表)。在三维的宇宙中,这些恒星其实相互间不一定有实际的关系,不过其在天球这一个球壳面上的位置相近,而其实它们之间可能相距很远。如果我们身处银河中另一太阳系,我们看到的星空将会完全不同。自古以来,人们对于恒星的排列和形状很感兴趣,并很自然地把一些位置相近的星联系起来组成星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