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焦点网
首页 >> 历史 >> 正文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

日期:2021-04-05 23:03: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203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2)

游记介绍了:上饶婺源赋春镇严田村的下严田,那棵救过皇帝的1600年的古樟王,还有七星伴月的鱼塘人家,想必都给您留有印象吧。本篇再续严田村的上严田,就是传说中的:“秀才多如狗,进士满街走。”的严田进士村。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3)

何为进士村呢?据《婺源县志·科第》记载: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元代1名,清代1名,共计27名进士,这小小的村落竟然出了这么多进士,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或许您还不清楚在科举制下要考取进士有多难,不妨咱们先科普下。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4)

在科举制中一位童生到进士,要经历:县试-府试-院试-乡试-会试-殿试这些考试,若一切顺利,才能从秀才到举人到贡生,最后竞阶到进士。貌似就一过程,其实比登天还难。以现代考试的难度为例对比下:秀才考中的难度等于现在考上211/985院校;举人,考中难度等同考上清华北大这样的大学;进士,考中难度等于获得牛津剑桥这样学校的博士学位。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5)

再看下考试制度:秀才考试每三年举办两次,录取的比例约为:千分之一;举人的考试叫乡试,每三年一次,但并不是所有秀才都有资格参加考试,只有各地区的前几名(按县的大小定名额)才有资格到省会的贡院参加考试的,若能中得举人已是非常不易之事,要经历多少年含辛茹苦的煎熬,“范进中举”的故事或能说明这一切。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6)

选进士的会试,是在乡试后的来年的开春举办,称为“春闱”这个会试有些“奇葩”不仅是“应届”举人,而且“历届复读举人”都可参加,就是说一个新科举人要和他的父辈或爷爷辈的老举人同场竞技,这压力、难度有多大,可想而知。有人把清末三朝进士的人数与当时人口数做了统计,比值为:百万分之十七,哈哈,这也太难了吧!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7)

这么大的难度,为何大家还会前仆后继呢?一句话就是鲤鱼要跃龙门。我们来看下他们对应的现代职位:考取秀才,相当于现在的基层,至少也可当个教书先生;举人,就是正宗基层的国家,可达县局级;而进士起步就是县局级,可进中央人才库,混到正国级也是有可能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就是这意思。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8)

说了这么多,或许明白了:一个小山村能走出27位进士是多么荣耀之事。那么这不起眼严田村又为何能培养出这么多进士呢?众说纷坛,议论最多是: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好吧,咱就先去村口瞧一瞧,看看能寻到啥端倪。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9)

远远地就能看见村口的古桥旁,有一孤立的枝繁叶茂的大树矗立在油菜花田之上,独擎一片天地。走进一看,才发现这是5种6棵共生的奇树,被称为:中华六合树,由黄连木、樟树、糙叶树、朴树和苦槠树(2棵)组成,树下有一石碑是这样介绍的:......奇的是千年的樟树,因树干空心于1948年死亡,1949年春,从樟树兜中同时长出5种6棵树,象征新中国56个民族大团结。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0)

站在这六合树前,感慨万端:这曾经立于村口的千年古樟,见证了多少莘莘学子从这里面走出了小村,或是到了清末,伴随着科举制的瓦解而哄然倒下,后来,在蛰伏、在酝酿,等待一个新的体制诞生后,再次萌发出5种6棵共生的奇树,不得不说这是祯祥,一个希望的象征。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1)

水口是村落的门户,“一方众水之出也”水口是村落文化的魂魄,是游子乡愁寄宿的驿站,是自然与人文巧妙结合的典范,关系到村落的兴衰聚散。同时,它又是村中最靓丽的一道风景,在这里,看见的是一幅超凡脱俗的画卷,听到的是一曲富有韵味的古典乐声。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2)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3)

朱家井是村中留存于南宋的井,坐落于水口林进村前的路旁,水质清澈,水位平衡,从未干涸,相传它是村民的救命井:南宋某年逢干旱,河溪断流,村民的饮水都已成问题。大家在村周边打井,都不成;朱家兄弟冒村中之大不韪,于夜在村水口林挖井,水涌井成......水口是神圣的,是不荣侵犯的,但最关键的时刻,它却是救民的。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4)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水口是不仅是全村的公共园林,也是古人实践理论之地。术认为水即是财富,为了留住财气,往往会在水口处培植树木,建筑桥台楼塔等物,以增加锁钥的气势,扼住关口。空中俯瞰:严田村的水系呈现一个“人”字,一撇一捺两条溪流与村口的六合树旁交会,溪流上横架那座古桥锁住了这“藏风聚气”之地。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5)

另:严田村纵横交错的主街道与进村外围主路,又形成二个完整的大“人”字,“人”的结构覆盖了整个严田村。所以有人称严田村是古人实践理论的杰出典范之一。还有一种说法是:整个村子是一位美女模样,站在朝南的远山朓望严田,美女的头、肩、手、胯,都栩栩如生。也许我的飞机飞的比较快,没看出这村像美女形状,不知道,您可看出来了。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6)

“人”字形的村落结构,还有村前隐寓祯祥的水口林,这些表象是在说严田村的不一般,但它们与严田村出了那么多的进士并没有直接的关联,能孕育出优秀人才的根源又是啥呢?我必须进村中去寻觅一番。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7)

从水口林出来,跨过“四勿桥”算是真正进入到了严田村内了。在桥头偶遇一满腹经纶的长者正与其学生在说这四勿桥。“四勿”之意语出《论语∙颜渊》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哇!一个桥名,就牵扯出这么多学问,我刚才差点把这桥读成了:四“吻”桥,当时还纳闷呢?想想真是汗颜!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8)

咱也别瞎找了,不如就跟随老先生的脚步,听听他与学生的对话,或许能对我有所启迪。老先生指着周边的建筑,接着说:严田村至今还保留着不少明、清的古建,但宋朝的建筑已没有了,宋代这个小村出了25位进士,是其最为的时期。若要追溯此村的历史,不得不说:李德鸾,他是该村的始迁者。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19)

李德鸾,大唐皇室后裔,村中最早的进士,累官为散骑常侍,为避黄巢之乱,举家动迁于此。以“占得从田之签,以严治家”之意,为村庄取名“严田”“渔樵耕读,诗书传家。”严田村自建村,它的起点就高于别的乡村。后来朱姓(朱熹后裔)迁入,又助推了村人好学重功名的风气,文人创办书院蔚然成风,村内最好的精舍、乡间茅屋多设有学堂,就有了村中的:“三间茅屋书声响,放下扁担考一场”之说。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20)

耕读传家的祖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氛围,终于促使了严田村的学子们在宋朝大爆发了,一口气从村中走出24位进士,可谓是牛气冲天......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21)

听了老先生的这么一说:我已大概明白了严田村能出那么多的进士的原因了。而在小巷深处的“朱锡珍故居”的介绍中,我又找到了另一要素:“......自幼勤奋刻苦,节检好学。少年时在县里庠生(尖子班)求学,困了就打个盹,半个月未曾打开被褥,其父将菜桶藏于被褥一直没食用,后被同窗发现。因才华高深,深受皇帝宠爱被钦点翰林…”这段说明让我明白了要成为一名进士其背后的艰辛,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22)

村中的归心亭中有这样一幅对联,道出了严田精神的真谛:“苦读勤耕一方秉性,崇仁尚义万泉归心”一个山清水秀之地,一个秉承祖训的小村,朱子思想的传播、推崇地,还有那么一群孜孜不倦苦读的学子,最终让严田名留青史。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23)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24)

漫步徜徉在严田的古街上,看见的是小村岁月的寂寞,那斑驳的墙体,开裂的祠堂门,朽了的梁柱,凝结了时间,见证了小村崇祖睦族与诗书传家的历史。村中还留下不少的宗祠、支祠、书舍馆塾。每一座祠堂都是有故事的,秩叙堂的堂匾,苍劲古朴,相传当年祠堂竣工时,找不到合适的斗笔书写堂名,村野山人就用草鞋沾饱墨一气呵成......

其村前的水口有祯祥,这里宋代出了25位进士,举家动迁于此(图25)

只是我的行程匆忙,还要赶往下一站:篁岭,仅转悠了村中的一小部分,没有寻到秩叙堂,无缘凝视那块用草鞋书写的堂匾,还有村里著名的朱子学堂,也未曾拜谒,或还有其它景致......就这样心有遗憾地离开了。.严田,是一个需要慢慢会体的地方,村头巷尾,都令人驻足,扑朔迷离的传说,让人欲罢还休,或许融进去了,就难出来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水口

风水中的水口,是指水流的入口和出口。风水中普遍认为,水主财,所以特别重批水口,把它看作保护神和生命线。水口得当的标志是;天门开,地户闭。即水来之处谓之天门,宜宽大。水去之处谓之地户,宜收闭,有遮挡。水是生命之源,能生养万物。传统风水学认为水是财源,如果建筑与风水理论上水口相合,自然生财,会给主人带来财源;但如果建筑与水口在风水理论上的凶位,那这水源则全给主人带来灾难。所以,风水学最注重水口,即测定水口吉凶的方法。杨公风水曾氏第36代嫡传弟子梁惟朝指出,所谓水口其实就是调整建筑物朝向与流水之间的关系,使之处水最佳位置,现代风水中的“水”则泛指一切流动的气场,如道路,水管等。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