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焦点网
首页 >> 历史 >> 正文

曹操的作为司马懿自然清楚是为了什么,于是曹操略过了他,曹操做了一个怪梦

日期:2021-02-23 15:29:4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266

曹操,三国群雄中的枭雄,在曹操、孙权和刘备三人中,曹操无疑是最后的赢家,只可惜他的胜利很快就被他人抢夺了。曹操是东汉末年之人,造成三国鼎立局面的一大原因,曹操又名曹孟德,东汉末年皇权动荡,曹操又一心取而代之,随挟天子以令诸侯,广纳天下英才,最后创建了曹魏。

曹操的作为司马懿自然清楚是为了什么,于是曹操略过了他,曹操做了一个怪梦(图1)

曹魏与东吴、蜀汉割据大陆,天下三分,互相牵制又互相妥协。实际上,曹操在曹魏成立之前,确实也为东汉立下了汗马功劳,比如一路向北,压制住了袁绍、吕布等人的势力,还收复了匈奴、鲜卑等。他官至丞相,他的眼中有百姓的艰难,有民间的需求。

曹操的作为司马懿自然清楚是为了什么,于是曹操略过了他,曹操做了一个怪梦(图2)

于是他利用自己的才学提出新政,不仅使得东汉的经济恢复还稳定了社会秩序,如果事情仅止于此,那么曹操不出人意料的应该是位好丞相,可惜东汉的颓唐之势并非他一人可以阻止,各路诸侯纷纷揭竿起义,最后曹操也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自曹操出来单干之后,网罗了诸多人才建立曹魏。

曹操的作为司马懿自然清楚是为了什么,于是曹操略过了他,曹操做了一个怪梦(图3)

可是权利在手中握得越久,人就变得越来越多疑,曹操总在防备他打下的基业是不是会被他人夺取,直到官渡之战之前,曹操做了一个怪梦,怪梦中,有三匹马在吃一个食槽中的粮草,很快就将食槽吃空了,后来曹操从梦中醒来,仔细一想就觉得浑身颤抖。

曹操的作为司马懿自然清楚是为了什么,于是曹操略过了他,曹操做了一个怪梦(图4)

因为多疑,曹操很快就把这个梦联想到了现实中,马儿吃食槽,吃的可不就是他曹家吗!三匹马难道是指三个姓人?曹操开始仔细思考现在乱世中有哪一方势力是三个姓人,当时的司马懿还没有崭露头角,于是曹操略过了他,联想到了西凉大军的三马父子,也就是马超父子。

曹操的作为司马懿自然清楚是为了什么,于是曹操略过了他,曹操做了一个怪梦(图5)

西凉军当年在董卓手中,可谓是强劲无比,于是曹操越想越觉得应该是马超父子。因为当时的西凉军比起董卓的大军也仅仅差了一点,若是哪日成长起来转而对付曹魏也不是不可能的,曹操决定先发制人,最后马腾被杀死,剩下马超两兄弟便投靠了刘备,三马已死一位,曹操认为他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

曹操的作为司马懿自然清楚是为了什么,于是曹操略过了他,曹操做了一个怪梦(图6)

然而这个时候,真正的三马才终于出现了,正是司马懿父子三人,司马懿是早先曹操屡次逼迫才终于投入曹魏的,原本司马懿也没有多出彩,曹操自然就不甚在意了,但是在马腾死后,晚年的曹操却又做了一次三马食槽的怪梦,他震惊的醒来后,又开始思索三人选,终于确定是司马懿父子。

曹操的作为司马懿自然清楚是为了什么,于是曹操略过了他,曹操做了一个怪梦(图7)

司马懿之所以前期在曹营如此低调,是因为惧怕曹操的手段,毕竟曹操能面不改色的坑杀七万降兵,还!但是此时的司马懿气候已成,曹操不能直接动手,只能悄悄的布置了杀掉司马懿父子的计划,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扶曹家人上位,以及胡人内迁计划。

曹操的作为司马懿自然清楚是为了什么,于是曹操略过了他,曹操做了一个怪梦(图8)

曹操的作为司马懿自然清楚是为了什么,因此愈发小心,后来曹操去世前都未能动摇司马懿的根基,便只能交代儿子小心司马懿父子。在曹后的三十年内,司马懿都不敢有什么大动作,直到三十年后,司马懿举兵,建立了晋朝。这正应验了曹操的怪梦。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曹操

曹操(155年-220年3月15日),字孟德,一名吉利,小字阿瞒,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人。东汉末年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书法家,三国中曹魏政权的奠基人。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曹操以汉天子的名义征讨四方,对内消灭二袁、吕布、刘表、马超、韩遂等割据势力,对外降服南匈奴、乌桓、鲜卑等,统一了中国北方,并实行一系列政策恢复经济生产和社会秩序,扩大屯田、兴修水利、奖励农桑、重视手工业、安置流亡人口、实行“租调制”,从而使中原社会渐趋稳定、经济出现转机。黄河流域在曹操统治下,政治有一定程度的清明,经济逐步恢复,阶级压迫稍有减轻,社会风气有所好转。曹操在汉朝的名义下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具有积极作用。曹操在世时,担任东汉丞相,后为魏王,奠定了曹魏立国的基础。去世后谥号为武王。其子曹丕称帝后,追尊为武皇帝,庙号太祖。曹操精兵法,善诗歌,抒发自己的政治抱负,并反映汉末人民的苦难生活,气魄雄伟,慷慨悲凉;散文亦清峻整洁,开启并繁荣了建安文学,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史称建安风骨,鲁迅评价其为“改造文章的祖师”。同时曹操也擅长书法,唐朝张怀瓘在《书断》将曹操的章草评为“妙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