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焦点网
首页 >> 历史 >> 正文

古代文人喝酒的轶闻趣事不胜枚举

日期:2021-01-13 21:02:5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340

古代文人喝酒的轶闻趣事不胜枚举(图1)

翻开中国文学史,能随时闻到扑鼻而来的酒香。在我国古代,不知多少文人雅士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饮酒与吟诗作画几乎就是他们全部的生活内容。因此,他们中许多人常自取或被人赋予了与酒有关的雅号,如“酒圣”“酒仙”“酒狂”“酒徒”“酒雄”“酒鬼”“醉龙”“醉翁”“甜中客”等等,并给后人留下许多轶闻趣事。

唐代诗人贺知章人称“酒仙”与张旭、包融、张若虚并称“吴中四士”他们个个都是嗜酒如命的人。有一次贺知章遇见李白,两人相见恨晚,遂成莫逆。一天,贺知章邀李白对酒共饮,正喝得尽兴,却发现兜里没钱,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解下身上佩带的金龟换酒,与李白开怀畅饮,一醉方休。金龟乃御赐物品、官品标志,贺知章竟敢用来换酒喝,可见对酒的痴迷,不过这也让我们为这位贺大人捏把汗。

除了贺知章外,李白的嗜酒如命也是无与伦。他自称“酒中仙”人称“酒圣”“酒仙”“酒星魂”.李白一生喜酒、爱酒,写诗着文时尤其离不开酒。饮酒几乎就是他生命的第一需要。因此,无论隐居、求仕其间,还是得意、流落之时,也不管何时何地、人多人少、有钱没钱,他都要想办法喝酒。暮年时李白甚至将自己心爱的宝剑换酒喝。

李白不但喜欢饮、常饮,而且几乎每饮必醉。他在给妻子的信中称:“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曾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以至后来“游采石江中,因醉,入水中捉月而死”真是“生于酒而死于酒”.

辛弃疾一喝就醉,还爱把醉酒的事儿记下来。他在《西江月·遣兴》中写道: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诗人喝醉了,把松树看成了人,就问他:我醉得怎么样啊?恍惚中看见松树活动起来,疑是要来扶我,于是就不耐烦地推推松树说:走开走开!这首词给人一种孤傲潇洒的感觉,没有半分的矫揉造作,一个去字是全词的眼,有一分的寂寞,却有十分的傲气。

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也喜欢饮酒。他在范县当县令时公务清闲,常邀三朋四友猜拳行令,喝醉了还掀桌子撂板凳地发酒疯,简直有损县太爷的威仪。结果这事儿传到了夫人耳朵里,夫人一顿猛批后规定其工作期间禁止饮酒,只能下班后喝三壶酒。可见夫人对郑板桥还是相当宽容的。

饮酒最有度的当属北宋文学家苏东坡。苏东坡一生爱酒、饮酒、写酒,可是绝称不上“酒鬼”“酒仙”或者“酒徒”他是好而有度、嗜而不酗。他的酒量不大,不超过五杯,每次饮酒,适可而止,酒不及乱,中规中矩。他自己喝不多,却喜欢看着别人喝酒,欣赏别人的醉态,揣摩别人的感觉,把此当作一种乐趣。他自己则常常举着一个空杯,无酒当有酒,未醉当已醉。苏东坡饮酒能适时而始,只是寻找“适醉”“醉中有醒”“醒中有醉”的境界,而在似醉非醉、欲仙的感觉中,妙诗佳句呼之即来,锦绣文章一挥而就。

古代文人喝酒的轶闻趣事不胜枚举,北宋文学家石曼卿创造性地发明了“囚饮”“巢饮”“鳖饮”“鬼饮”等不同饮酒造型,还被载入《梦溪笔谈》一时传为佳话。北宋诗人钱惟演生病康复后,第一件事就是喝酒,“昔年多病厌芳樽,今日芳樽惟恐浅。”他还生怕杯子小,酒斟得浅少,那种急着喝酒的馋相栩栩如生。读其诗,让人有如见其人、临其境之感。魏晋时期大酒鬼刘伶,“常乘鹿车,携酒一壶,使人荷锸随之,谓曰’死便埋我‘”.东晋有个叫毕卓的吏部郎,夜间醉后偷饮邻人之酒被缚于酒瓮边,天亮时主人见是毕吏部,大惊,解缚谢罪,而他却大笑:“让我闻一夜的酒香,多谢了”.

尽管关于古代文人与酒的趣闻不胜枚举,说起来滔滔不绝,听起来津津有味,但饮酒并不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酗酒对身体是有危害的,切勿好酒贪杯。花看半开,酒至微醉,才是恰到好处的境界。潘春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饮酒

饮酒,人们的生活中不应缺少酒。当我们需饮酒时,无论是白酒、葡萄酒、啤酒或是其他什么酒,都应适度地、健康地饮酒。切莫抱有“宁伤身体,不伤感情”的饮酒观念。海南等地的黎族人民热情好客,客人临门,便以自制的山栏酒为客人接风洗尘。他们饮酒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叫“腔斧昂”,是饮酒叙情之意;第二阶段是喝醉酒,叫“痹熬”,就是按黎族风俗要喝醉才罢;第三阶段叫“吞卓丘”,即主宾对唱当地民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