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焦点网
首页 >> 历史 >> 正文

所谓武三思与韦皇后如何如何

日期:2020-08-02 21:46:0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311

所谓武三思与韦皇后如何如何(图1)

武三思是武则天的侄子,武则天和唐中宗两朝宰相,死于景龙元年(707年)七月唐中宗的太子李重俊发动的。两《唐书》和《资治通鉴》把他写得很坏,说他在中宗朝之所以受重用,是由于他先和上官婉儿暧昧,又被上官婉儿介绍给了中宗的韦皇后。韦后在中宗面前说一不二,于是武三思就成了左右朝政的权臣。

旧唐书卷五十一·列传第一·后妃上·“中宗韦庶人”传说:韦后及得志,受上官昭容邪说,引武三思入宫中,升御床,与后双陆,帝为点筹,以为欢笑,丑声日闻于外。

新唐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一·后妃上“中宗韦庶人”说:“是时,上官昭容与政事,方敬晖等将尽诛诸武,武三思惧,乃因昭容入请,得幸于后…”

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神龙元年”条说:

及上即位,又使(上官婉儿)专掌制命,益委任之,拜为婕妤,用事于中。三思通焉,故党于武氏,又荐三思于韦后,引入禁中,上遂与三思图议政事,张柬之等皆受制于三思矣。上使韦后与三思双陆,而自居旁为之点筹;三思遂与后通,由是武氏之势复振。

这个说法太假了。理由有三。第一,武三思与中宗是表兄弟,中宗从房陵(治所在今湖北省房县)回京后,武三思长期做他的太子宾客。《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二》“圣历元年(698年)”条载:“三月,己巳(初九)(武则天)托言庐陵王有疾,遣职方员外郎瑕丘徐彦伯召庐陵王及其妃、诸子诣行在疗疾。戊子(二十八日)庐陵王至神都。”九月“壬申(十五日)立庐陵王哲为皇太子,复名显。”《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二》“久视元年(700年)”条载:“正月,戊寅(二十八日)内史武三思罢为特进、太子少保。”《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三•列传第一百三十三•外戚•武三思传》亦记载:“圣历元年,检校内史。二年,进拜特进、太子宾客,仍并依旧监修国史。”中宗从房陵回来重新获取了太子身份以后不久,武三思就担任了太子宾客。所谓太子宾客,实乃太子的老师,或者陪伴太子的官员。显庆元年(656年)正月,唐高宗以左仆射兼太子少师于志宁为太子太傅,侍中韩瑗、中书令来济、礼部尚书许敬宗,并为皇太子宾客,定置四人,为太子东宫属官。掌调护、侍从、规谏等。凡太子有宾客之事,则为上齿,盖取象于汉初四皓(东园公、绮里季、夏黄公、甪里先生)姿位闲重,其流不杂。《新唐书•百官志四上》“太子宾客四人,正三品。掌侍从规谏,赞相礼仪,宴会则上齿。”武三思任太子宾客以后,他的儿子武崇训又娶了中宗的女儿安乐公主(成婚时是郡主)为妻,二人成了儿女亲家,可谓亲上加亲,与李显关系好得不得了,怎么能说是由于上官婉儿的私人关系?第二,从中宗即位后任命武三思为宰相的速度之快也可看出,他们两个不是一般的好。据《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神龙元年(705年)二月”条:

甲寅(初四)复国号曰唐。

甲子(十四日)立妃韦氏为皇后,赦天下。

丙寅(十六日)以太子宾客武三思为司空、同中书门下三品。

中宗复国号未及半月,就任命武三思为宰相,时间仅比任命皇后的时间晚1天。上官婉儿被任命为婕妤的具体时间不详,最早也不过与皇后同一天。难道不说明武三思与中宗之间的友谊早就超越一般关系了吗?

第三,能证明武三思与韦皇后没有私情的还有一条关键证据,留待后面说。

下面讨论《资治通鉴》中涉及此事的一段话是如何破绽百出。

神龙二年三月初七,光禄卿、驸马都尉王同皎武三思阴谋败露,被斩于洛阳都亭。两《唐书》与《资治通鉴》全都诬赖诗人宋之问是告密者。但又互相矛盾。其中《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神龙二年三月”条是这样说的:

初,少府监丞弘农(治所在今河南灵宝)宋之问及弟兗州(今属山东)司仓之逊皆坐附会张易之贬岭南,逃归东都,匿于友人光禄卿、驸马都尉王同皎家。同皎疾武三思及韦后所为,每与所亲言之,辄切齿。之逊于帘下闻之,密遣其子昙及甥校书郎李悛告三思,欲以自赎。三思使昙、悛及抚州(今属江西)司仓冉祖雍上书告同皎与洛阳人张仲之、祖延庆、武当丞寿春(今属安徽)周憬等潜结壮士,三思,因勒兵诣阙,废皇后。上命御史大夫李承嘉、监察御史姚绍之按其事,又命杨再思、李峤、韦巨源参验。仲之言三思罪状,事连宫壸。再思、巨源阳寐不听;峤与绍之命反接送狱。仲之还顾,言不已。绍之命挝之,折其臂。仲之大呼曰:“吾已负汝,死当讼汝于天!”庚戌,同皎等皆坐斩,籍没其家。周憬亡入比干庙中,大言曰:“比干古之忠臣,知吾此心!三思与皇后,倾危国家,行当枭首都市,恨不及见耳!”遂自刭。之问、之逊、昙、悛、祖雍并除京官,加朝散大夫。

这一段话可谓句句是谎言,其与两《唐书》起码有5处相抵牾。

1、“初,少府监丞弘农宋之问及弟兖州司仓之逊皆坐附会张易之贬岭南,逃归东都。”乖乖,兄弟两个联袂从岭南逃归洛阳,有这么神奇的吗?

2、“匿于友人光禄卿、驸马都尉王同皎家。”兄弟两个一同逃归后,又一同藏到王同皎家里,是不是也很神奇?他们一方是神龙的骨干分子,一方是受害者,不知道咋成朋友了?可《旧唐书·宋之问传》说的是:“未几,逃还,匿于洛阳人张仲之家。”到底是藏到谁家了?

3、“同皎疾武三思及韦后所为,每与所亲言之,辄切齿。”《旧唐书·宋之问传》说的是“仲之与驸马都尉王同皎等武三思”一个是说王同皎与其亲人议论的是“武三思及韦后所为”一个说王仲之与驸马都尉王同皎商量的是如何除掉武三思。

4、“宋之逊密遣其子昙及甥校书郎李悛告三思,欲以自赎”可《旧唐书·宋之问传》说是“之问令兄子发其事以自赎”到底谁说的不是谎言?

神龙后,武三思烝浊王室,同皎恶之,与张仲之、祖延庆、周憬、李悛、冉祖雍谋,须武后灵驾发,伏弩射杀三思。会播州(治所在今贵州遵义)司兵参军宋之愻以外妹妻延庆,延庆辞,之愻固请,乃成昏(婚)延庆心厚之,不复疑。故之愻子昙得其实。之愻兄之问尝舍仲之家,亦得其谋。令昙密语三思。三思遣悛上急变,且言同皎欲拥兵阙下废皇后。帝殊不晓,大怒,斩同皎于都亭驿,籍其家。

宋之问、宋之逊兄弟咋恁能,两个人分别从不同的地方得到了王同皎要刺杀武三思的密谋。这就与《资治通鉴》说的宋氏兄弟同藏在王同皎家里有矛盾了。由此看来,这就是瞎编的故事,没有一点可信度。至于“三思遣悛上急变,且言同皎欲拥兵阙下废皇后”三家史籍倒说得比较一致。《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三·列传第一百三十七·忠义上·王同皎传》也说:“三思乃遣校书郎李悛上言:‘同皎潜三思后,将拥兵诣阙,废黜皇后。’帝然之,遂斩同皎于都亭驿前,籍没其家。”

这让我们联想到晚于此事一年多的景龙。神龙三年七月,太子李重俊与李多祚、李承况、独孤祎之等人发动兵变。先是诛杀武三思父子,而后攻打宫城,意图逼宫(睿宗登基后换了个说法,把逼宫说成意欲杀韦皇后)却被阻于玄武门外,因士卒倒戈而失败。难道早他们一年前,武三思就编造出王同皎这样的故事给李重俊引路(树榜样)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资治通鉴》还说什么“仲之言三思罪状,事连宫壶”好像武三思真与韦皇后有什么事似的。姚绍之是主审王同皎一案的监察御史。《旧唐书卷一百八十六下·列传一百三十六酷吏下·姚绍之传》只说“仲之固言三思反状”根本就没有提到他与韦皇后怎么样。其实,所谓武三思与韦皇后如何如何,中宗李显犹且不认账,你外人是怎样知道的?再回到李重俊的,即上面要说的否定所谓武三思是因为和韦皇后有私情才获得中宗信任的第三点理由。睿宗登基后,追复故太子李重俊位号,谥“节愍太子”遭到一些大臣反对。

据《旧唐书卷一百零一·列传第五十一·韦凑传》鸿胪少卿,加银青光禄大夫韦凑上书睿宗,对为李重俊等平反,上褒美谥号“节愍”特别是肯定他“欲废韦氏”是正义之举提出反对意见。韦凑说:“若以其欲废韦氏而嘉之,则韦氏于时逆状未彰,大义未绝,苟无中宗之命而废之,是胁父废母也,庸可乎!”说得睿宗李旦无言以答,只好推说诏书已经发下,不好再改。这里的关键字句是“韦氏于时逆状未彰”你想啊,神龙三年七月都把武三思杀掉了,李旦一伙都还没有抓到武三思与韦皇后的把柄,神龙二年初张仲之怎么会“言三思罪状,事连宫壶”要知道韦凑可是当时的人,他说的话要比司马光可靠的多。同样,由于武三思与韦皇后没有什么不正当关系,所以,说武三思指使李悛诬告王同皎等要“勒兵诣阙,废皇后”当李重俊的“带路党”是不是也太滑稽了?再说,王同皎的职务是光禄卿,是一个“专司皇室膳食”的官员,他联络的张仲之、祖延庆、周憬也都没有兵权,武三思怎么可能指控他们“勒兵诣阙”真的不能想象,封建史家编造起来如此不顾常识。

豫新出墓志蒐佚续编中有大唐故驸马都尉光禄卿赠左卫大将军王公(同皎)墓志铭并序这篇墓志刻于景云二年(711年)十月,自然是要说到墓主人这一“光辉历史”的。墓志说:“时德静郡王武三思祜宠专威,回天转日,图为不轨,贼谊夷忠。无君之心,昏逾孔肆。公又阴赂死士,誓将屠之。其日事泄,翻致诬构,陷以大逆,见害于都亭之南街。”这个立碑的时间又比韦凑上书的时间晚了一年多,依然没有提到武韦有任何关系。

本来,封建史家只说王同皎等要待“武后灵驾发,伏弩射杀三思”就可以了,《资治通鉴》却蛇足了一句“仲之言三思罪状,事连宫壶”这就让人觉得,武三思等指控王同皎等要“勒兵诣阙,废皇后”并没有冤枉他们。《资治通鉴》这个小聪明是不是过度了?

就韦凑的这句“韦氏于时逆状未彰”就让封建史家所谓的“武韦暧昧”说现了原形。

所谓武三思与韦皇后如何如何(图2)

主办单位:隋唐史学会

审稿:王恺

刘端

ID:隋唐史学会

欲知隋唐事 ,走进隋唐史!

交流河洛文化,传承隋唐历史!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武三思

武三思(649年—707年),并州文水(今属山西)人,武周宰相,荆州都督武士彟之孙,女皇武则天的侄子。官右卫将军累进至兵部、礼部尚书,并监修国史。天授元年(690年),武则天称帝,大封武氏宗族为王。武三思为梁王,赐实封一千户。武三思性格跋扈,又善于阿谀奉承。早在光宅元年(684年),武三思就屡劝武则天先杀掉韩王李元嘉和鲁王李灵夔等。垂拱四年(688年),武三思以韩王、鲁王等和起兵反武的越王李贞、琅邪王李冲等通谋,均赐死,并尽杀其党羽,为武则天称帝扫清道路。神龙三年(707年),谋废太子李重俊,却在重俊之变时被李重俊所杀,唐中宗李显追赠他为太尉,谥曰宣,唐睿宗李旦废其谥号并开棺戮尸,毁其墓。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