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焦点网
首页 >> 历史 >> 正文

安史之乱来势汹汹,安禄山经过多年酝酿手里确实握有一副好牌,但因为一个人

日期:2020-08-01 16:14:2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902

大唐王朝的强盛体现在方方面面,在军事上我们击败了北方的游牧民族势力,帝国的疆域一直延伸到现在的中亚乃至西伯利亚地区;在政治上唐朝延续并发展了初期的政治制度,政治开明,四方藩国都向大唐表示了臣服;在经济上唐朝开辟了开元盛世,府库充盈,百姓安居乐业;在文化上,唐朝是一个东西方文化荟萃交流的时代,中国文化强势输出,成为周边国家学习的对象。可以说,唐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强盛的王朝,其影响在时间与空间的两个纬度上得到无限延伸,不仅在当时的世界范围内也在后世上千年的时间里成为封建帝国发展的一个标杆。

安史之乱来势汹汹,安禄山经过多年酝酿手里确实握有一副好牌,但因为一个人(图1)

不过,世间万物都难逃盛极必衰的法则,大唐极盛一时就必然要走向衰落。命运的转折必将到来,只是取决于到来的时间与形式而已。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转折是如此的沉重残酷,猝然之间就击溃了这个盛世迷梦。安史之乱的爆发一定是中国历史上代价最沉重的动乱,因为他不仅摧毁了唐王朝,更摧毁了一个时代,一个中国引领世界的时代。虽然安史之乱最终得到了平息,但大唐再也找不回曾经的荣耀。大唐如同一只狮子,在饱受豺狼攻击后,虽然击杀了豺狼却也只能拖着伤痕遍布的身躯等待新王崛起。

安史之乱来势汹汹,安禄山经过多年酝酿手里确实握有一副好牌,但因为一个人(图2)

安史之乱来势汹汹,安禄山经过多年酝酿手里确实握有一副好牌,几乎是以摧枯拉朽的风暴般的实力席卷了九州四海。但在暴雨狂澜中大唐屹立不倒,并没有就此灭亡,甚至还一度表现出了复兴的征兆。是什么让唐王朝从深渊中回归,并延续了近百年时光呢?事实上安史之乱想要成功困难非常巨大,虽然说安禄山是三镇节度使,拥有几十万兵力,但安禄山想靠这个夺取天下也是十分困难的。

安史之乱来势汹汹,安禄山经过多年酝酿手里确实握有一副好牌,但因为一个人(图3)

而除此之外,大唐王朝已经统治中原上百年,大唐文治武功,百姓安居乐业,使得唐朝统治深入人心。安禄山意欲起兵谋反必然得不到中原人民的支持,各地勤王的义兵都会兴兵讨贼,而百姓也会对安禄山疾之如仇从而支持政府军。失去了民众支持的军队又怎么可能夺取天下?安禄山的败亡只是时间问题。

再者,大唐王朝历经上百年经营,所积聚的实力并非安禄山所能相比。唐朝会在短时间内凭借其雄厚的实力组织起一支规模庞大的军队应对安禄山的叛军,而政府军还有人民支持,各方势力也都忠于中央。虽说安禄山的军队骁勇善战,但如果战事长期消耗下去,安禄山的实力会不断削弱,安禄山必将在一次消耗战中走向失败。

安史之乱来势汹汹,安禄山经过多年酝酿手里确实握有一副好牌,但因为一个人(图4)

加上安禄山本身就没有建立一个稳定王朝的能力,他所依靠的只有军队,军队是政权基石,掠夺是经济基础,有官无制统治混乱,这样的政府不可能获得人民的认可与支持。或许安禄山在还能维持,但因为一个人,他彻底输得连老命都没了,这个人就是他的儿子安庆绪。安禄山被自己的儿子所杀。安禄山所建立的军阀政治对统治者本身的威望要求非常高,安庆绪没有这个能力他就不能驾驭这个集团,安氏政权的是必然的。而一旦安氏,其政权必然四分五裂,会被唐王朝迅速剿灭。可以说,安庆绪的弑父直接加速了安史之乱的失败。

安史之乱来势汹汹,安禄山经过多年酝酿手里确实握有一副好牌,但因为一个人(图5)

不过,虽然安史之乱虽得到平息,但唐朝因此受到的创伤却并非胜利所可以抚平,唐王朝因为此次动乱所带来的政治危机成为了终结他统治的慢性毒药。在此之后,他的政治威信持续下降,中央与地方的矛盾不断增长,中央内部的斗争也日趋激烈。帝国内部矛盾的加深反映在外部就是原本臣服于大唐的藩邦与唐王朝的离心力日趋加强,原本臣服于大唐的周边国家都有了反叛倾向,甚至还有一些国家趁火打劫,一边帮大唐平叛一边烧杀劫掠。可以说,安史之乱带给大唐的苦难是毁灭性的,不仅开元盛世的成果付之一炬,还对唐王朝的统治地位以及国际地位带来严重影响。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安禄山

安禄山(703年—757年),营州(今辽宁朝阳)人,本姓康,名轧荦山。其父可能是康姓胡人,母阿史德氏是个突厥族巫婆。相传,其母多年不生育,便去祈祷扎荦山(突厥尊扎荦山为战斗之神),遂于长安三年(703)正月初一感应生子,故名扎荦山。安禄山之父死得早,他从小随母在突厥人部族生活。后其母改嫁于突厥将军安波注之兄延偃。开元初年,其族破落离散,他与将军安道买之子孝节,安波注子安思顺、安文贞一起逃离突厥,遂与安思顺等约为兄弟,从此即冒姓安氏,名禄山。安禄山是唐代藩镇割据势力之一的最初建立者,也是安史之乱的祸首之一,并建立燕政权,年号圣武。安禄山长得痴肥,眼盲后,长期靠心腹小宦官为其穿衣。因其宠爱幼子,二子安庆绪见安禄山对自己不加宠幸,心中怨愤,命令安禄山宠幸的宦官李猪儿在替他穿衣时,以刀刺其腹而死,安方势力开始走下坡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