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焦点网
首页 >> 历史 >> 正文

揭开白陶胡人俑的神秘面纱

日期:2020-08-01 09:41: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375

揭开白陶胡人俑的神秘面纱(图1)

兰剑辉 任晓璐 文/图

南和发现三尊唐代白陶胡人俑

石家庄2019年12月18日电(记者杜一方 曹国厂)记者从河北省南和县文保所获悉,2019年12月初,南和县河郭乡赵牌村一处工地施工时发现三尊白陶胡人俑,经当地文物部门鉴定,为唐代早期白陶胡人俑。

经鉴定,三尊白陶胡人俑分别为文官俑、武士俑、胡商俑。人物造型丰满,陶质晶莹洁白,图案古朴优美,形象栩栩如生。

文官俑通高52厘米,头包方巾,发髻高耸,留着浓密的连鬓胡须,大眼睛直视前方。身穿开领长袍,长绳束腰,双手捧着上朝笏板。

武士俑通高54厘米,头戴武士披肩帽,肩披扭结护肩甲,高鼻深目,长须及胸,双手抱拳。上身穿短袖束腰紧身衣,下身穿短裤裹臀裙,脚蹬窄筒及膝长靴。

胡商俑只剩下头部,余部在施工中毁坏。这尊胡人俑头戴高髻紧口挽边帽,眉毛浓密,眼睛深邃,鼻梁高高隆起,八字胡向两边高高翘起,方面大耳。

据南和县文史专家肖忠怀介绍,这三尊胡人俑均为陪葬品。根据唐代丧葬习俗分析,该墓葬主人应该为唐代官吏。三尊白陶胡人俑的发现,对研究当时的社会经济发展、丝绸之路对外交流和丧葬习俗具有较高的历史参考价值。

发现者说

虽然胡人俑的发掘暂时停滞,但它已然展现在世人面前,历史似乎在静静地诉说着它们的故事…

初夏的早晨,温热的微风拂面。阳光和煦而温暖,心情随之变得温暖,带着这温暖的心情,来到了南和河郭乡赵牌村。在这里,发现了三尊白陶胡人俑,神秘而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就让历史的记忆在今天发出耀眼的光芒。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广大群众对文体生活的要求不断提高。为了丰富广大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2018年,当时的南和县县委、县政府投入3亿元建设高标准文体活动中心。2019年12月初,文体活动中心综合大楼在河郭乡赵牌村施工过程中,意外发现一处唐代古墓,从古墓中出土白陶胡人俑三尊。当时由于施工人员文物保护意识淡薄,自私思想作祟,偷偷将发现文物带回家中藏匿,随后将发现墓葬坑填平,错失了文物发掘时间。后来在有关知情人的举报下,南和区迅速出击,将文物追回放南和区文物保管所保存。

后来,在施工人员的指认下,南和文物保管所对墓穴周围进行了勘探,因墓坑早已填平,地貌变化,具体位置不详,经探铲勘探出部分青砖遗迹,同时在运走的黏土中又捡回损毁的陶片若干块。根据出土的三尊白陶胡人俑分析,此处古墓属唐代初期古墓,其中三尊白陶胡人俑造型独特,具有典型的胡人特点。三尊白陶胡人俑分别为文官俑、武士俑、胡商俑。人物造型丰满,陶质晶莹洁白,图案古朴优美,形象栩栩如生。

文官俑通高52厘米,头包方巾,发髻高耸,留着浓密的连鬓胡须,大眼睛直视前方。身穿开领长袍,长绳束腰,双手捧着上朝笏板。武士俑通高54厘米,头戴武士披肩帽,肩披扭结护肩甲,高鼻深目,长须及胸,双手抱拳。上身穿短袖束腰紧身衣,下身穿短裤裹臀裙,脚蹬窄筒及膝长靴。

胡商俑只剩下头部,余部在施工中毁坏。这尊胡人俑头戴高髻紧口挽边帽,眉毛浓密,眼睛深邃,鼻梁高高隆起,八字胡向两边高高翘起,方面大耳。

虽然胡人俑的发掘暂时停滞,但它已然展现在世人面前,历史似乎在静静地诉说着它们的故事…

专家解读

这些文物的发现,对研究唐代的社会历史、国际交流、文化交往,人民生活及当时的民风民俗及衣着服饰等方面,有较高的科研价值。

南和地处太行山东麓冲积平原,历史上唐朝名相宋璟出生生活在这里,在唐代300余年的历史进程中,南和出现了许多达官名宦,同时也为后世留下了许多文化遗产,其中就有许多古墓葬遗址,其中仅在南和文物保管所保存的唐代墓志铭就有4块,对研究唐代历史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这次发现的初唐墓葬,虽然没有发掘该唐代墓葬,但我们也可从已发掘的唐墓推测一下该墓可能有的部分信息。早在1986年3月,南和曾出土过唐朝郭善摩墓志一盒。墓志呈正方形,边长0.58米,高0.14米,墓志全称为大唐鲜州宾徒县县令郭善摩墓志32行,每行45字。墓志盖为攒尖平顶形。边长0.58米,通高0.24米,攒尖平顶处阴刻篆书郭君墓志四字,中间阴刻楷书,边有龙、凤、虎、龟线刻图案。墓志记载:墓主人郭善摩是侯郭村人,历任鲜州宾徒县县令,卒于大唐垂拱四年(公元688年)享年八十九岁,距今已有一千三百余年的历史。经请示地区文物部门批准,采取抢救性措施,历时六天,完成了清理工作。

在唐代对一般官吏来说,墓室建造相对简单,墓壁由青砖砌墙,墓顶穹窿圆形,棺床两侧存放陪葬品,甬道较短,留下墓门也较小,甬道两边各有守门龛一个。从我们勘探出的青砖残存也可见一斑。

清理发掘共发现唐代文物59件,大部质地为桔黄色陶俑。陶俑中有武士俑、乐伎俑、女侍俑、男侍俑、女官俑、波斯青年俑、波斯老年俑、胡人牵马俑、洗舆俑等。陶器动物有:镇墓兽、陶猪、陶水牛、陶卧狮、镇墓虎等。同时还有生活日用器具:陶灶、陶井、陶盏、陶杯、陶碟、陶舆、陶车、陶罐、陶壶等。

根据墓室的形制以及出土的文物来推测,该墓主人可能是一位封疆官吏,其白陶胡人俑就是有力证据之一。南和土壤成分属潮湿性黏黄土及黑色胶泥土,很适宜烧砖烧瓦。而郝桥镇南葭、北葭两村,几千年来一直有烧瓦盆、瓦缸、瓦罐习惯,但烧出的瓦盆、瓦缸、瓦罐均为红色陶器,如果再用水浇、蒸汽焖几天,所有陶器会变成蓝色陶器,而白色陶器在当地是没有的,土质也不可能生产出白色陶制品。而贾宋镇白佛村也有传统的捏泥人技艺,手工艺人捏出的泥人,经烧制后也都是红色或蓝色的,故此说明南和新发现的三尊白陶俑为泊来品,很可能是墓主人从曾经工作过的地方运来的,为表示对墓主人的尊崇,故此埋葬下了白陶胡人俑。首先墓主人有青砖墓室,在唐代一般平民百姓是达不到这一条件的。其二是不远千里泊来陪葬白陶胡人俑,有此丰厚陪葬品,也说明主人的地位较显赫。其三由于其有一定政绩,为百姓做出了一定贡献,故此百姓才会尊崇他,也才会事死如事生地陪葬部分陶制品。结合当时郭善摩任职的时代及地理位置,可知他当时任职的大唐鲜州宾徒县属边境地区,中外交流及国际交往是非常频繁的,按照古人事死如事生的丧葬习俗,出现波斯俑及胡人俑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他单纯地是内地官员,在墓葬中是不可能出现波斯俑和胡人俑的。故此我们推断,南和河郭乡赵牌村发现的初唐墓葬出土了三尊胡人俑,可能还有许多陪葬品,像武士俑、乐伎俑及镇墓兽等,同时可能还有生活日用器皿及墓志铭之类。唐代是一个开放的朝代,东西方文化交流是比较频繁的。这从墓葬陪葬品中可略知一二,首先出现了白陶胡人俑,这是古代西方少数民族的产物,另还在郭善摩墓中出土波斯青年俑、波斯老年俑、胡人牵马俑,都是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佐证。说明在唐朝文化交流、国际交流、商贸交流已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这些文物的发现,对研究唐代的社会历史、国际交流、文化交往,人民生活及当时的民风民俗及衣着服饰等方面,有较高的科研价值。

新冠肺炎疫情过后,南和将对初唐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届时出土墓志铭后,或可还原一切信息。

大唐鲜州宾徒县令郭善摩墓志并序

公讳祥,字善摩,太原郡南和。自姬日凝青,耸璧轮而开曜,镠云散紫,冀璿盖以分晖。尔乃卧龙栖凤,彩曳龟图;抱璞藏珍,光霏鸟册。瑰仪继轨,代有其人,曾莫尚焉,可略言也。公仁峰秀出,若霁岳之插翠虚,智水凝深,似雾涛之连碧海。至乃雕文绚藻,惊素鸥於词林;壮气宏谋,控豹韬於武略。九功七德,无坠在焉。永隆元年,诏授宾徒令,又授蒲州安邑及恒州衡唐三县令。至若花明春苑,飞駻骑以迎贤;鳞动秋宵,辟龙扉而伫彦。陶陶兴赏,颓玉岭於上筵;侃侃怡神,拥金兰於下邑。既而轮低日谷,就悬车以散金;镜落云峰,指藏山而失玉。以嗣圣元年正月日遘疾,薨於第,春秋八十九。夫人柴氏,册拜冰洁乡君;後娶焦氏;并花明月树,叶

霭云枝,颂引河鲂,更宛游龙之态;礼归霜雁,即谐锵凤之音。窃以星剑必飞,自不留於双影;风金忽扇,亦无及於千龄。以龙朔二年七月日薨於室,春秋七十有二。粤以大唐垂拱四年十月五日合窆於邢州南和县东卅里之平原,礼也。大子感;次子仲,任幽州良乡县尉;小子敬贤;并道穆天经,言占地理。痛马鬣之开日,感鱼轩之绝水。下泉路以流芳,托铭典而傅美。其词曰:

丹乌遥绪,仓精远胄,桂献疏基,兰泉委溜。老成重矩,瑰仪叠秀,道冠上玄,荣班下授。其一。闲居纵赏,泌水凝神,琴调玉轸,酒泛金樽。门迎长者,室满逸人,清谈月夕,谑浪花春。其二。名高居半,景迫归全,邻风散发,狎水忘筌。盖□荷雾,惟朝□烟,方寻悦柏,遽人悲泉。其三。龙支去画,鸳谷藏舟,鹤□吊□,□乌已休。露□草泣,风结杨愁,石记徒□,金声□流。

录自《隋唐五代墓志汇编》河北卷第一册“□”为缺字符号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胡人

“胡”是古代北方游牧渔猎民族的自称。参见《汉书》《匈奴传》——单于遣使遗汉书云:“南有大汉,北有野胡。胡者,北兽之类也,野性血腥迥异于人。”胡人,狭义也就是指匈奴人,后泛指北方游牧民族。由于仰慕汉文化和对中原汉人的驱赶,以往的胡人已经汉化并广泛分布于中原和北方各地,与汉族无二异矣。胡人成气候,是在十六国时期。胡人相对于中原,文明程度较低,风俗也不尽相同,又总是武力骚扰边境。冀西抗日游击队新编十一旅、太行第一军分区、抗大六分校、太行七分区宣传队宣传员;太行七分区宣传干事,1945年至1949年热西军分区围场支队、骑兵支队指导员、热西军分区宣传干事、察哈尔军区文工团副团长、独立二O九师文工团团长,1951年至1955年抗美援朝担任68军文工团团长、后历任文化处长、青年处长、团政治处主任、文化训练大队政治委员,1962年至1975年济南军区话剧团团长兼政委、五机部湖北军炮厂建设指挥部指挥长、党委书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