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焦点网
首页 >> 历史 >> 正文

苦战23天十万精锐打光一半,这支地方部队伤亡惨重依然抗战到底

日期:2019-12-11 11:49:3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285

在抗日上,有一支地方部队,虽然不像川军那么有名,但是,她却像网红一样经常出现在影视剧中,那就是晋绥军。

苦战23天十万精锐打光一半,这支地方部队伤亡惨重依然抗战到底(图1)

阎锡山]

之所以名之为晋绥军,是这支部队的官兵主要来自于当时的山西省、绥远省。说道这支部队的创建者和领导者自然绕不过去一个人,那就是阎锡山。

1936年,鼓动内蒙古德王公开分裂国土的活动,派出大批军事顾问和巨额的武器援助,妄图一举拿下绥远省,继而从西北方向实现对我国的包围。晋绥军在阎锡山的命令下,驻防在绥远省的部与支持的德王及伪军王英部,在红格尔图进行了一场为期8天的决战。在这场决定绥远省的命运中,晋绥军官兵敢打敢拼,更采取长途奔袭的方法,绕道敌人后路重创了伪军王英部和德王部队,并且乘胜追击,相继打赢了百灵庙战斗,彻底粉碎了妄图依靠德王和伪军的图谋。

苦战23天十万精锐打光一半,这支地方部队伤亡惨重依然抗战到底(图2)

1937年“七七事变”后,山西由于拥有极其丰富的煤炭资源,成为进攻的重点目标。晋绥军本着守土有责的观念,积极御侮,很快组建了第6、第7两个集团军,外加当时因共同抗日,由八路军组成的第18集团军,总计三个集团军的部队面向山西和河北交界地带布防。并按照划定的对日作战区域设定为第二战区长官部,全面负责和指挥该区域的三个集团军对日作战事宜。

自1937年抗战爆发后,以晋绥军为主力,中央军配合行动的第二战区长官部先后发起了“大同保卫战”“忻口会战”“平型关会战”“太原保卫战”以及惨烈的“中条山战役”等等会战和战役的先后实施,有效的打击了,迟滞了对我国华北地区的进攻节奏。如果晋绥军不能有效的在山西省境内进行积极抵抗,而是消极躲避、望风而逃,让轻易占领山西,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假设山西很快被占领,那陕西、以及宁夏等省自然就暴露在的铁蹄面前,甚而产生由陕西翻越秦岭进攻,那叫嚣的三个月灭亡中国绝非妄言。

苦战23天十万精锐打光一半,这支地方部队伤亡惨重依然抗战到底(图3)

奔向的晋绥军官兵]

当“卢沟桥事变”爆发仅仅一个多月,我军由于武器装备和单兵素养较差,无法抵挡在河北省发起的凌厉攻势,没用多长时间就占领了河北省各个重要城市和交通枢纽。但是完全出乎的预料,没有南下向河南和山东进攻,相反转头向西,转而进攻山西。此时的阎锡山正患重病,但在国家危难和用人之际作为晋绥军的灵魂人物,他没有考虑个人的病痛,积极响应的号召,抱病飞抵南京参加组织的南京军事会议,放弃和的成见,布置山西省的全面对日作战,担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并主动开放省境,热烈欢迎中央军卫立煌率部进入山西,参加保卫山西,抗击侵略者的共同行动。

这里只提一下晋绥军独自发起的大同保卫战。1937年8月中旬,大同的门户,河北张家口被占领,大同迅速暴露在的视野里。深感事态严重的阎锡山于8月28日在代县设立第二战区长官部前进指挥所,积极部署晋绥军与展开大同会战。晋绥军陆续投入了第19军、第61军、第34军等几乎全部家当,摆开与决战的架势,竭尽全力阻挡染指山西。

进犯大同的是侵略中国精锐的坂垣师团,以及两个混成旅团等部,在飞机和坦克的支援下,向晋绥军设立在怀安和向天镇的晋绥军阵地发起猛攻。不足半个月里,到9月13日,驻守在天镇的晋绥军6个团的部队几乎全部打光,第61军近乎全军阵亡,坚守在聚乐堡的第19军与两天,伤亡竟达3000人,可见战斗之惨烈。

苦战23天十万精锐打光一半,这支地方部队伤亡惨重依然抗战到底(图4)

苦战23天十万精锐打光一半,这支地方部队伤亡惨重依然抗战到底(图5)

而从1937年10月中旬,到11月9日太原保卫战告一段落,这段时间的连续拼杀,晋绥军更有5万兵马只剩下不足2万。可以说晋绥军在阎锡山的督率下,先后发起的一系列会战,虽然武器装备较差,都奋不顾身,英勇杀敌,显示了晋绥军保家卫国的坚强决心和旺盛的作战意志。

晋绥军人员锐减,很多部队只有番号,有名无实,但晋绥军的抗日激情丝毫没有减弱。比如最为有名的部,一直在山西省和绥远省的交界地带打击日伪军。更为出色的是第12师师长史泽波,竟然学会了八路军的游击战术,在后方打起了游击,消灭了许多的有生力量。晋绥军在抗战之初的短短数约时间里,以血肉之躯和殊死拼杀,用意志书写了三晋男儿的铁血豪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部队

部队即军队。今称有番号的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都称为部队;也指军队的一部分。创建部队的主要意图是维护世界和平和保卫国家。

打光

电影摄影中,设计、安排人工或自然光源的工作。打光工作通常考虑:如何取得光源,分配光源及如何运用这些光源。使得光线能最大效果完善被拍摄物或人表面特效。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