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历史 >> 正文

夜读 ‖—46℃,我在北极站夜岗

日期:2019-01-10 06:29:3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303

凌晨5点,大地一片静寂,只有寒星在深邃的苍穹冰冷地闪烁。

在祖国最北端的黑龙江省漠河县北极村驻地的某部四士宿舍楼,我悄悄起了床,准备在这个最冷的季节、最冷的日子、最冷的时刻,去营门前与哨兵一道站一班岗。

夜读 ‖—46℃,我在北极站夜岗(图1)

这个日子我盼望了很久。入伍已30年了,除了当初在海军第一训练团的新兵连站过夜岗,之后就再也没有站过岗。两天前,当我抵达漠河某边防团新兵营采访时,就提出要与新兵站一次岗,可为了让新战友有个适应寒冷的过程,团里已取消了新兵站岗的安排。于是,我只好把这个愿望放在四连了。由于采访日程非常紧,我在这里只能住一夜,所以我的这一愿望必须在当天的凌晨实现。

夜读 ‖—46℃,我在北极站夜岗(图2)

一个大校军官,千里迢迢来从首都来到祖国纬度最高、温度最低的边防线上与战士一道值班站岗,绝对不是好奇。作为一名军人,我要感受边防战士那种为祖国站岗守边防的自豪感、感和义务感;作为一名军队新闻工,我要通过与边防战士的零距离接触,感受什么是贴近基层、什么是贴近生活,什么是贴近官兵。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我要用自己的身体,实实在在地感受一下祖国北极最冷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冷到什么程度,以使今后的相关报道更具真实感。

由于出生在南方,我对北疆隆冬的寒冷没有直感。在北京临出发前,我到附近商场花300多元钱买了一件长至膝下的大衣。谁知到了哈尔滨,黑龙江省军区政治部宣传处的穆可双同志对我说:“你的这件大衣到了那本不管用,就留在我们这里算了。等你到了漠河,向团里借棉衣和大衣吧。”

正是“三九”的第一天,哈尔滨当天的最低气温是零下28摄氏度。就在停车场到火车站台的这段路上,由于我的大衣被“没收”了,只穿着单薄的毛衣毛裤,也没戴帽子,冻得直打哆嗦。火车还没有到,我在站台上来回跑步热身,真正感受东北寒冷的滋味。

又经过19个小时的旅程,当我从暖烘烘的火车车厢里出来时,感觉到漠河的冷像一样能刺入肌肤。不过,我仍然是一身薄衣从站台走向停车场。到了某边防团,连夜采访。我发现虽然团里对新兵营新兵的健康很关心,天天晚上给他们喝姜汤驱寒,但有不少被采访的新兵咳嗽,都因受寒而一时得了程度不同的感冒。第二天上午,我到新兵训练场采访、拍照,发现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严寒中,许多新兵满脸是汗,帽子和护脖上挂满了白霜。

夜读 ‖—46℃,我在北极站夜岗(图3)

经过了哈尔滨和漠河两个层次短暂的寒冷适应期,我乘团里的汽车向此次北疆之行的最后一站北极村出发。路的两边是一丛丛的白桦林,树上没有我想象的银装素裹,只是树的根部被一层积雪所覆盖。同行的同志告诉我,北疆今冬没有下大雪,只是干冷。

终于到了祖国的最北端。此刻,中俄交界的黑龙江上被波澜起伏的冰块和白雪所覆盖,寒风就像刀片一样往脸上刮。然而,驾着摩托雪橇在江上巡逻的官兵们却毫不畏寒,而我时间一长,拍照的手麻木得似乎摸不着快门按钮了。当夜幕降临之后,我钻进了四连官兵挖的适应性训练的雪窝。这里暖和多了,温度只有零下18摄氏度左右,而洞外是零下40多摄氏度。

当夜采访结束时已近半夜12点。由于担心自己凌晨误岗,一夜没睡好。

当我穿好从团里借来的棉衣棉裤棉大衣棉皮鞋,并戴上棉帽之后,就与陪同我一同来采访的年轻士官吕衍海两人悄悄离开了宿舍。此时,我的脖子上还挂上了数码相机,并把它塞进大衣里。如果相机在这样的低温下保护不好,就会使镜头上霜没法拍照了。因为,我还要拍一组“北疆夜哨”的照片。

夜读 ‖—46℃,我在北极站夜岗(图4)

打开宿舍楼的两道保暖门,一下子走到寒冷的室外,仿佛走进了冰库,寒气霎时扑来,紧紧咬住我还露在外面的皮肤。用手机的微光照一照放在树枝上的温度计,好家伙,水银柱的标志是-46℃。

我们毫不犹豫地向大门口走去,与两位站岗的战士打了招呼。极度的寒冷,此刻已在他们的帽子上、护脖上留下厚厚的白霜印记。这里的夜岗是两个人同时值,一班岗值1小时。因为时间一长,站岗的会受不了。我们两人一边站一个,时间不多一会儿,就感觉一股寒气从四面八方往身体里钻,脚开始发麻,防护最薄弱的小腿像浸泡到冰水里。由此,我深切地感受到,在这个地方站岗的每一个战士是多么不容易。于是,我给站岗的战士拍了照。我要记住这个难忘的夜晚,记住那些日夜守卫在边关的战友。

此时是2008年1月13日的凌晨5点半钟,离太阳升起的时刻还有3个来小时。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站岗

站岗,阿波里奈尔着诗歌。他是一个意大利军官与一位波兰流亡贵族女儿的私生子,被作为弃妇的母亲带到法国。后来他与毕加索等青年画家结交,开展新美术运动。1913年他发表《未来主义的反传统》,在绘画诗歌方面树起了立体未来主义的旗帜。1913年出版诗集《烧酒集》,1917年出版图像诗集《美文集》。现在法国流行的各种各样图像诗最早就是源于他的创造。整个天空是你的身体,在我强烈欲望中形成。四面八方狂风吹,中间一个士兵在沉思。我的爱,年不知道分离什么滋味。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