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焦点网
首页 >> 金融 >> 正文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

日期:2020-08-01 16:24: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71

“庆俞年”还在继续。

继摔杯为号、夺章大戏之后,7月19日,刚刚踏出派出所的李国庆发了一条微博,“立誓接管当当”会“倔强地站起来,掸掸沾在身上的灰土,继续前行,带领当当勇往直前”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1)

故事还在等待一个大结局,而吃瓜群众的注意力,早已转移到了另一对“夫妻档”

同样是夫妻合力起家,同样把企业做到了顶尖,最后同样因为矛盾分道扬镳。

不同的是,有人拿起了刀。

“他朝我走过来,我坐在凳子上不知道他过什么。他一把把我拽过去,搂住我的头,拿出菜刀,就砍我的脖子…”

这一幕发生于2018年12月22日,时任葵花药业董事长的关彦斌在其前妻张晓兰父母家中,手持菜刀,暴砍张晓兰4刀;行凶后,关彦斌亦试图举刀自戕。

7月16日,这段闹得沸沸扬扬的“富豪杀妻案”一审落锤,关彦斌犯故意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对此,关彦斌不服,表示将上诉。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2)

在这条新闻下面,有人评论说,中国式“夫妻档”企业家,有些像黄光裕这样夫妻同心,也有些像’庆俞年’这样夫妻反目,但是像关彦斌这样挥刀相向的估计只此一家。

令人唏嘘的是,他们也曾一起打下了葵花药业的,即使离婚之后,张晓兰放弃上市公司价值6000多万元的资产,还被外界称为A股市场“中国好前妻”

是什么,让他们走到今天这一步?

1979年,25岁的关彦斌已经是五常县二轻局的团委书记,称得上人人艳羡。

然而,改革春风吹满地,小关就想做生意。

他寻摸一圈,最后选中了二轻局下属一家砖瓦厂。

当时,砖瓦厂有47个工人、2台制砖机、3头毛驴,而账上的资产仅剩1毛钱,但小关义无反顾辞去公职,“骑着他那辆没有瓦盖儿的自行车,走马上任”解锁了人生的另一个身份—商人。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3)

这段传奇故事,能找到的资料很少,只知道关彦斌乘风破浪,最终让只有一毛钱的砖瓦厂起死回生,还说服工人集资,并冒险贷款820万买下两台现代化机器,转型塑料行业,大规模生产农用地膜等产品。

820万的贷款,以塑料厂当时的利润水平来算,光利息就要还18年,不过,享受到技术和设备升级的五常塑料厂,仅用18个月就还清了贷款,顺便做成了当地的“立县企业”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4)

风光不过几年,塑料厂遭遇瓶颈,关彦斌再次拿出惊人魄力,要去“改性塑料”的大市场深圳瞧瞧门路。

只不过这一次,他栽了。

根据那本关彦斌半自传性质的报告文学《悬壶大风歌》的记录,关彦斌在深圳与一位香港的“C小姐”合作创业,因为合同“签得不太好”结算的时候,“C小姐”把钱都结算在香港,一分也没有给他。

就这样,关彦斌亏了2000万,但C小姐仍然是“第一个发现关彦斌人生价值与经济价值的女人”2000万,是女人的“制裁与惩罚”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5)

不知道是因为被骗之后穷困潦倒还是“女人的惩罚”总之,关彦斌和第一任妻子离婚,带着两个女儿再次回到了五常县。

张晓兰慢慢进入关彦斌的生活。

和关彦斌一样,张晓兰之后,也进入体制内,生意做大的关彦斌经常要见当地的领导,张晓兰可以帮忙搭个话,一来二去,混了脸熟。

1996年,已经是正处级的张晓兰从岗位离职,帮助失意的关彦斌重整塑料厂,主要负责争取政府项目、做政府关系,也包括申请贷款等业务。

两年后,关彦斌终于等来了一次翻身的机会。

1998年,曾经的利税大户五常制药经营不善,寻求整体出售。关彦斌抓住机会,贷款1000多万元拿下五常制药,并更名五常葵花药业。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6)

五常制药的核心产品护肝片

据张晓兰说,这1000多万,也是通过她东奔西走,才完成借贷。

改制之初,关彦斌持葵花药业大部分股份,其余股份也均在塑料厂同事手里,包括张晓兰。

同年,二人再婚,葵花药业也开始发力。

“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这句著名的广告语就出自葵花药业。

接手葵花药业之后,关彦斌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尤其将五常塑料的经营哲学“全国网”带到葵花药业,通过“广告拉、处方带、OTC推、游击队抢”用3年时间,将旗下主打的“葵花护肝片”额从800万做到了一个亿,其后,又顺势推出葵花胃康灵,收购儿童药成为小葵花品牌,最终形成肝胃儿童药三种核心产品。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7)

随后的几年,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创造了连续4年300%增长速度的规模

2014年12月,葵花药业在深圳中小企业板上市,2018年市值超百亿,有研究机构评估,“葵花”的品牌价值有100.90亿,其中“小葵花”品牌价值就超80亿元。

关彦斌在五常修了葵花小学,连县城最繁忙的街道也变成了葵花大街,人人都知道,“五常就靠葵花活着”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8)

图/每日经济新闻

葵花药业也走出小县城,成为全国知名品牌。

在公司壮大的过程里,关彦斌的家慢慢进入葵花药业。

关的两个女儿均在葵花体系内任职并持有一定的公司股份,和张晓兰再婚之后的继子虽没有任何职位,但亦持有葵花药业少量股份,作为一起打拼的伴侣,张晓兰则先后担任总助,副总经理,负责企业形象、采购仓储等工作,并最终成为董事会一员。

表面风光之下,关彦斌和张晓兰的婚姻生活却暗藏汹涌。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9)

大家得到的是,“晓兰总身体不适,去国外疗养了”然而外界猜测从没停下来—关彦斌虽然给了继子股份,却不参与任何公司经营,是个实打实的“隐形人”

更劲爆的是,张晓兰发现关彦斌有了婚外情。

豪门恩怨,大概也是利字先行。公司上市前,关彦斌手写,承诺张晓兰,如果两人离婚,财产一半归张晓兰所有,并承担孩子的抚养费。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10)

关彦斌写下的 图/经济观察报

不过这段婚姻又坚持了两年多,就陷入了过不下去的境地。

张晓兰得知,关彦斌在婚姻之外,和自己的秘书另有一对儿女。

彼时,张晓兰远在香自生活,她忍无可忍,提出离婚,二人于2017年7月正式签署离婚协议。

在离婚协议里,张晓兰辞去上市公司担任的全部职务,并将名下所有股权转让给关彦斌,后者则补偿9亿元给张晓兰。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11)

至此,关彦斌成为葵花药业的唯一实际控制人。

那段时间,媒体报道里经常可以看到,张晓兰是“中国好前妻”他们作为“模范夫妻”连分隔财产都和和气气。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一年之后的那场悲剧?

事情的导火索之一,是一本书,就是前文提到的《悬壶大风歌》

这本书为关彦斌的同龄好友所作,里面有很多关彦斌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12)

2018年5月,葵花药业在哈尔滨举行改制成立20周年大会,意气风发的关彦斌将书分发至人手一本,还激动地表示,“再给我20年,我还你们一个千亿葵花。”

张晓兰觉得,这本书里,自己对葵花药业19年的奉献只有零星几笔,她很不满意。

2018年年底,张晓兰带着儿子回国,住在大庆的父母家中,关彦斌也从哈尔滨赶来,两人在房间里就家庭、小孩交流了五、六个小时。

没人知道曾经的夫妻二人具体聊了什么,据张晓兰回忆,当聊到《悬壶大风歌》时,她说,“我可以写一个我的20年,我是不是可以实写你的名字、你秘书的名字,你同意吗?”

关彦斌说:“我同意”

张晓兰注意到,关彦斌开始一边喝水一边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突然,他走过来,“一把把我拽过去,搂住我的头,拿出菜刀,就砍我的脖子。一边砍,一边喊,‘我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

慌乱中,关彦斌拿起另一把尖刀,朝自己的左胸口捅下去,在别人过来抢刀的过程中,又划伤了自己的脖子。

最终,张晓兰被救护车带走,辗转多家医院治疗,经历失血性休克和创伤性面瘫,构成“重伤二级”而关彦斌经过简单救治之后,被大庆警方以涉嫌故意罪,进行监视居住。

事发之后,关彦斌辞掉葵花药业董事长职务,由两个女儿分别接管董事长和总经理,当时,关彦斌已合计套现约9600万元,外界猜测,主要是用来支付“分手费”

如果两人离婚,葵花药业的快速成长(图13)

2019年1月29日,检方批准对关彦斌进行逮捕。

在《起诉意见书》里,能看到关彦斌做了两次司法鉴定,其中一次精神无异常,另一次则显示“案发时处于抑郁发作期,目前抑郁情绪仍未完全缓解”“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不过,一审法庭给出的判决结果依然是,被告人关彦斌犯故意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对此,关彦斌不服,表示并将继续上诉。

早在2017年和前妻张晓兰离婚之前,有媒体采访关彦斌,问他最想拥有的才华是什么。

63岁的关彦斌表示,他希望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最复杂的问题。

而面对名下的百亿家业,6个孩子的财产分配,来自前妻的巨额索赔,以及当下的官司问题…这笔账,恐怕怎么算都简单不了。

尾声

以前,我常常羡慕有钱人的潇洒,吃瓜群众对豪门的想象,总是离不开小时代式的纸醉金迷,以及权力和财富分配带来的“内斗”撕破脸戏码。

不过,不管有钱人还是普通如你我,人生从来各有各的皎洁和隐晦。

当“庆俞年”把陈年旧事,夫妻私房话公之于众,甚至上演了武抢戏码,让吃瓜群众看到了体面之下的角力和斡旋。

当关彦斌和张晓兰从一对“模范夫妻”最终挥刀相见,成了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关彦斌

关彦斌是大专文化(黑龙江省委党校行政管理专业,1989年7月15日毕业),经济师。1954年10月11日生,1972年参加工作,1976年3月2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所领导的葵花药业集团已步入中国中药医药企业30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