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金融 >> 正文

易纲回应:稳健的货币政策内涵未变!央行、外管局新闻发布会要点速览:社融下滑得到初步遏制,基本退出对汇率日常干预……

日期:2019-03-10 14:53:4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458

易纲回应:稳健的货币政策内涵未变!央行、外管局新闻发布会要点速览:社融下滑得到初步遏制,基本退出对汇率日常干预…

十三届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10日上午举行会,中国行长易纲,中国副行长陈雨露,中国副行长、国家外汇局局长潘功胜,中国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提问。

易纲回应:稳健的货币政策内涵未变!央行、外管局新闻发布会要点速览:社融下滑得到初步遏制,基本退出对汇率日常干预……(图1)

先来快速浏览重点:

1、前两个月贷款新增4.1万亿,同比多增了3748亿元,社融新增5.3万亿,同比多增1.05万亿元,社融持续下滑的态势得到了初步遏制。

2、易纲指出,现在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和以前比较,这次没有提“中性”更简洁,但实际上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

3、作为票据融资市场的部门之一,要加强票据融资利率和资本市场利率之间的联动和传导,对于可能存在的套利和资金空转保持警惕,及时采取措施。

4、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作用,包括继续发挥好债券市场融资工具的支持作用,支持优质的民营企业不断扩大债券融资规模。

5、从国际比较而言,我们的存款准备金率在国际比较中是中等的,不算特别高也不算特别低。

6、坚持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形成机制,它是市场决定的。中央银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对汇率市场的日常干预。汇率市场的波动和一定程度上的弹性,对整个经济是有好处的。

社融持续下滑态势得到初步遏制

过去的一年,国内面临了多年来少有的严峻复杂形势,外部有美联储持续加息和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国内有经济周期结构性问题叠加,还有强化、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等“几碰头”导致社会信用收缩,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比较突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易纲回应:稳健的货币政策内涵未变!央行、外管局新闻发布会要点速览:社融下滑得到初步遏制,基本退出对汇率日常干预……(图2)

易纲指出,针对经济金融运行出现的趋势性变化,及时预调,主动作为。一是五次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一共3.5个百分点,保证了流动性合理充裕,实现了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二是引导利率下行。2019年2月末,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比去年年初下降了70多个基点,贷款利率也有所下行。三是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四是兼顾内外平衡,保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国际收支更趋平衡,外汇储备保持在3万亿美元以上。五是有效稳定宏观杠杆率,管好社会总信用和货币的总闸门,把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的关系,实现了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GDP的名义增速大体上相匹配。2018年末,我国宏观杠杆率总水平为249.4%,比2017年末下降了1.5个百分点。

易纲表示,以上说的五个方面,如果仔细推敲,多半是两难或者多难的局面。所以,必须在两难多难中寻求平衡。

另外,今天早上披露了2月份的金融数字。2月末,国内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1%,保持了平稳增长。易纲表示,1月份社融增速相对高一些,这明显是季节因素。所以,把前两个月的数综合起来看,前两个月贷款新增4.1万亿,同比多增了3748亿元,社融新增5.3万亿,同比多增1.05万亿元,社融增速连续两个月高于2018年年底的数。社融持续下滑的态势得到了初步遏制,为2019年经济金融开局了保障。

“稳健货币政策内涵没有变”

从2018年以来多次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特别是今年1月份,连续两次下调了0.5个百分点,向市场释放了大量的资金。另外,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这个表述与去年相比少了“保持中性”四个字,这些信息是否意味着今年的货币政策将会偏向宽松呢?

易纲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一个内容非常丰富的政策取向。现在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和以前比较,这次没有提“中性”更简洁,但实际上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

易纲表示,主要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体现逆周期的调节,同时货币政策在总量上要松紧适度。今年的松紧适度,就是要把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这就是个松紧适度的概念。另外,要求在结构上更加优化,也就是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支持。最后,这个稳健的货币政策还要兼顾内外平衡,因为中国的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了世界经济,所以考虑货币政策的时候,当然要以国内的经济形势为主来考虑,但同时要兼顾国际和中国在全球经济关系中的地位和我们外向型经济的方面。

易纲还表示,在考虑货币政策的时候,比如1月份的数出来,大家觉得这个数比较好,所以我在这儿提醒大家,一定要把货币信贷的数据拉长一些看,在一个时点上也不能看一个数,要看许多数的加权平均;在一个时间序列上,也不要看一个时点,而是要看一个时间序列的移动平均,这样就可以比较全面地来判断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内涵。

“对可能存在的套利和资金空转保持警惕”

最新的社会融资数据显示,1月份贷款增加了3.2万亿,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比较大。同时可以看到,主要增加的是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有些人认为,这有可能造成资金的空转和套利行为。

对此易纲指出,关于1月份的广义货币M2和社融的数,大家有很多的讨论,特别是对贷款结构,其中票据贴现又增加得比较多,并且和结构性存款之间会不会套利,有些朋友说这可能是金融体系内一个空转。对这个事央行还是高度重视,而且把整个结构性存款有多少、票据贴现有多少、票据贴现的利率和结构性存款利率的利差有多大,结合全国的数字都进行了分析。得到结论是,首先1月份的数增长比较快,这里面有季节性因素,我还是希望大家和刚刚公布的2月份数据合在一起来看。实际上,光是1、2月份合在一起也不行,因为今年2月份和阴历正月重合比较多,所以数据还要反映在3月上,3月的数也有影响,所以大家要更全面地把1、2、3月的数综合起来一起看。

易纲还表示,仔细研究了结构性存款利率和票据贴现的利率,和中央银行对票据的再贴现利率,总的来说没有大规模的空转或者套利,有少数个别银行、个别客户这些个别现象,不排除是存在的,但是如果看平均值,看整个发生时间的长度,整个票据贴现还是支持实体经济了,主要支持的还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

潘功胜补充表示,作为票据融资市场的部门之一,下一步,第一是要加强票据融资利率和资本市场利率之间的联动和传导,对于可能存在的套利和资金空转保持警惕,及时采取措施。第二是要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内部,完善业务考核,发挥票据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防止有关行为的扭曲和风险的累积。

易纲回应:稳健的货币政策内涵未变!央行、外管局新闻发布会要点速览:社融下滑得到初步遏制,基本退出对汇率日常干预……(图3)

小微企业融资难:这是世界难题,需要常抓不懈,久久为功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央行接下来将出台哪些政策来确保这一目标的实现?

潘功胜表示,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世界性难题,是非常复杂的综合性问题。今年在这方面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

一是在货币政策方面,要加大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运用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加大支持。

二是完善普惠服务体系,大银行要转变金融服务理念和服务机制,下沉金融重心。同时,要督导金融机构优化内部资源配置和政策安排,加大尽职免责落实力度。提高金融科技服务水平,提升客户获取能力、风险防控能力和信贷投放能力。

三是继续发挥“几家抬”的合力,包括金融方面的政策和财税方面的政策。

四是要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作用,包括继续发挥好债券市场融资工具的支持作用,支持优质的民营企业不断扩大债券融资规模,同时发展资本市场,建立一个多层次的资本市场。

五是优化金融生态环境。

潘功胜还表示,在支持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过程中,要注重市场规律,坚持精准支持,选择那些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主业相对集中于实体经济、技术先进、产品有市场、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进行重点支持,防止盲目支持、突击放贷,增强对未来金融风险的防控能力。对于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尤其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个长期的、综合的问题,需要各方面共同努力,需要我们长抓不懈,久久为功。

“存款准备金率国际比较中是中等的,不算特别高也不算特别低”

对于存款准备金率,易纲表示,从国际比较而言,我们的存款准备金率在国际比较中是中等的,不算特别高也不算特别低。

易纲指出,朋友们在讨论这个问题时都说发达国家的存款准备金率特别低,就1%、2%,还有很大的空间。其实,在这一轮国际金融危机以后,现在发达国家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比较低,但是它的超额存款准备金率比较高。比如说美国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加上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一共有12%的水平,欧洲也是12%,更高,法定存款准备金加上超额存款准备金有20%多,这就是他们总准备金率的水平。

易纲还表示,三档准备金率加权平均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目前是11%,我们银行清算用的超额准备金率只有1%左右。所以,我们银行的总准备金率也就是12%左右,实际上跟发达国家的总的准备金率差不多,而且这个比率要远低于的比率。大家知道,发展中国家有个发展阶段的问题,在这个阶段,一定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还是合适的,必要的。所以,我们通过准备金率下调,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应该说还有一定的空间,但是这个空间比起前几年已经小多了。同时我们在考虑这个问题,还要考虑最优的资源配置,还有防范风险的问题。综合考虑这些问题,我们就可以进一步落实克强报告中提出的这个任务。

“绝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的目的,也不会用来提高中国的出口”

从国际收支波动来看,我国目前国际收支情况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未来还有可能出现逆差。与此同时,随着金融改革开放的扩大,未来如何外汇市场的波动?

潘功胜认为,我国经常账户会保持在一个基本平衡的合理区间。一方面,我国制造业具有成熟的基础设施、完备的产业链和大量的技术工人,加上正在推动转型升级以及出口市场多元化等,我国货物贸易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另一方面,在服务贸易方面,服务贸易逆差增速在收窄。随着我国国内服务业质量的提升,以及我国生态环境和教育水平等软实力的提升,我国服务贸易逆差变动将会逐渐走向平稳。这是观察我国国际收支结构的一个层面。

潘功胜进一步表示,这个过程中有个汇率形成机制对整个经济变量发生影响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中,要处理好这样几个问题。一是坚持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形成机制,它是市场决定的。中央银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对汇率市场的日常干预。汇率市场的波动和一定程度上的弹性,对整个经济是有好处的。但同时,这个汇率稳定不代表说汇率盯死了不动,汇率必须要有个弹性,有个灵活的汇率形成机制,才能起到自动稳定器的作用。我们在这儿强调,绝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的目的,也不会用汇率来提高中国的出口,或者进行贸易摩擦工具的考虑,这是我们承诺绝对不这样做的。

此外,易纲、陈雨露、潘功胜、范一飞还就金融科技、债券市场、经贸摩擦等多个问题回答了提问。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易纲

易纲,男,汉族,1958年生于北京,中共党员,经济学博士,教授。先后在北京大学经济系、美国哈姆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伊利诺大学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 那是一辈子
    期货交易,哪些理念是亘古未变的?
    2019-03-14 06:48 28
  • quanshi2
    一行两会罕见发声,沪指全面大涨近百点,股市的春天是否到来?
    2019-03-13 07:5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