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焦点网
首页 >> 八卦 >> 正文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

日期:2021-04-05 15:16: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217

由张子枫、朱媛媛主演的现实题材《我的姐姐》于4月2日正式上映,吸引了很多观众前去观看。4月2日,我国知名社会学家李银河在观看完《我的姐姐》之后,发长文力挺该影片,并详细剖析了影片中几个充满矛盾和争议的社会问题。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1)

李银河称,在《我的姐姐》背后是个人本位价值观、人生观对传统的家庭本位价值观、人生观的激烈撞击。在父母双亡的情况之下,已经成年的姐姐必须将抚养照顾未成年的弟弟视为自己的唯一且正确的选择。但是做出这样的选择,势必会让姐姐做出很大的牺牲。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2)

在李银河的长文下,有很多网友也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自古以来都称长姐如母,厚重的枷锁桎梏了无数女孩子的人生,平权之路还要走很久很久。”身为姐姐,或是唯一的姐姐,就必须要像母亲一样照顾弟弟妹妹,成为他们的依靠,是我国一直以来的传统。

“重男轻女时至今日仍然是一个很严重的社会现象。”直到现在还有很多的家庭有着一定要有个儿子继承香火的想法。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3)

小编身边有个25岁的女孩,怀孕8个月的时候查出来肚子里的是个女儿,女儿都还没出生,她的婆家就开始催生二胎,并且要求二胎一定要是个男孩儿。因为第一胎是个女儿的话,第二胎是个男孩不仅凑成了一个“好”字,以后姐姐长大了还可以帮扶一把弟弟。

实际上这个女孩本身患有先天哮喘,没有体力和条件顺产,但其丈夫和婆婆为了能让其尽快生二胎,竟然逼迫其选择顺产。婆婆更是放下狠话,如果不顺产的话,那生了女儿就赶紧带着“赔钱货”滚回娘家去坐月子。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4)

纵观整个“清明档”的总票房不过三亿多,而《我的姐姐》票房却在上映第三天的时候破了两亿,成为了本次“清明档”最大的赢家。很多观众在观看完《我的姐姐》之后,在院里哭得稀里哗啦。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5)

在点映之时,就有媒体在影片结束之后采访过现场一些观众。一位男性观众说,自己这辈子就是在姐姐的关心和照顾下长大的,姐姐这一辈子都在吃“重男轻女”的苦,很可怜。正因为姐姐的遭遇让他十分的心疼,所以他以后一定要生个儿子,因为他不想自己的孩子也像自己的姐姐那样活在“重男轻女”的阴影之下。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6)

他难道不能生个女儿好好疼吗?

很多观众在观影之后,都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发布了自己的感受。“姐姐们”称在当中看到了自己或者是自己姑姑的生活状态。尽管她们都有自己所想要追求的目标,但在家人和社会大背景的逼迫之下渐渐地成为了“扶弟魔”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7)

身为“女孩”身为“姐姐”在“重男轻女”观念浓厚的家庭之中生活,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现实版樊胜美—洛洛”事件,在网络上引起了极大的讨论。25岁的洛洛是杭州某公司的一位画手,月收入过万,但她每个月都过得十分拮据,因为她所有的钱都用来补贴父母和弟弟了。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8)

卡里只有七千块,洛洛的父亲却要求她打一万块回家,没有一万块那就把七千块全部打回去;别人家都是母亲用孩子淘汰下来的旧手机,而洛洛的母亲却用着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她只能用着母亲淘汰下来的旧手机;洛洛给自己买一双五百多的板鞋都要考虑很久,却能够在弟弟抱怨生活费不够用的时候,两千两千的转过去…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9)

像洛洛这样一个为了父母和弟弟倾其所有的“姐姐”在外人看来她又听话又懂事还节约,简直是所有“姐姐”的楷模。但在其父母的眼中,洛洛就是“摇钱树”“提款机”他们不仅在洛洛生前不遗余力地吸着洛洛的血,在洛洛死后也要压榨她最后的一点价值。

在洛洛意外身亡之后,其所在公司出于人道主义给了洛洛的父母六万块的经济补偿。但在几天之后,洛洛的父母带着几个人直闯洛洛生前的工作单位,要求其单位领导再给他们三十五万元的经济赔偿,理由是:他们需要给洛洛的弟弟买一套房子作为其以后的婚房,需要钱付首付。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10)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11)

洛洛父母的诉求最终没有得到洛洛原单位领导的应允,可出于对洛洛的怜悯和惋惜,该公司老板最终私人再给了洛洛父母四万块的抚恤金,前后一共十万块。此事,在网络上引起了极大的热议,洛洛父母的行为让无数网友替洛洛感到心寒。

假设当初洛洛没有因钱塘江涨潮而意外去世,她这一生或许都会继续活在父母的剥削压榨与弟弟的吸血盘剥之下。洛洛的父母之所以会利用洛洛的死去敲诈洛洛的公司,不就是因为洛洛去世之后就没有人能够毫无底线地扶持家中的儿子了吗?如果洛洛没死,那替弟弟攒首付、付房贷、攒彩礼、娶媳妇的钱是谁出呢?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12)

现实生活中,大多数的家庭在生了女儿之后都会再要一个儿子。除了“重男轻女”“延续香火”等劣根性严重的传统观念之外,更是因为“姐姐”天生就有“母性”只要稍加引导就可以成为一个“扶弟魔”替父母抚养和照顾弟弟。

就连法律都规定了“有负担能力的兄、姐,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弟、妹,有抚养的义务。”这条法律原本是对贫困的多子女家庭或者是父母早亡的孤儿家庭的照顾,却成为了一些不想负责的父母有力的推脱。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13)

而这些不想负责的父母会对已经成年的孩子说,你现在已经长大开始工作了,弟弟妹妹还小,我们已经老了没什么能力工作挣钱了,现在我们全家都只有靠你了。面对这种类似于道德绑架般的“恳求”成年子女或者是稍大一些的子女又能说什么呢?面前就只有背上行囊远走四方挣钱养家这一条路!

在《我的姐姐》里,朱媛媛饰演的“姑妈”就是这样一位“长姐”原本她也有美好的人生,但家里却把外出上大学的机会给了她的弟弟(女主角的爸爸)她便只有选择提前进入社会挣钱补贴家用、供弟弟上学。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14)

姑妈和安然(张子枫饰)说的那一句:“我是姐姐,一出生就是。”是整部影片最高潮的部分,也是泪点最集中的地方。这一句话,道出了一个“姐姐”一生的使命和艰难。身为“姐姐”就一定要承担起家庭的重担,无论“姐姐”几岁。

在我的姐姐里,好的电影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主人公的身世有多么的坎坷(图15)

好的值得观众为之买单,但背后的现实与黑暗也值得大家深思。一部好并不能够使整个大环境有什么颠覆性的改变,但足以引起人们的探讨与重视。普通且平凡的我们改变不了社会的劣根性,但我们可以从自己身上做出改变。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姐姐

姐姐,词语,是一种称谓,解释为对大于自己年龄的家庭或亲戚成员的称呼。对大于自己年龄且非家庭或亲戚女子的称呼。

观众

观众--拼音guānzhòng,即观看节目或比赛、表演等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