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八卦 >> 正文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

日期:2019-04-15 14:22:2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893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姐很忙,辗转在各个综艺节目中,忍不住来说说姐觉得最有态度的一个综艺。

4.12日爱奇艺上线了一档新综艺—我是唱作人,打出了首档华语唱作人生态节目的牌子。

热搜自然是霸占了好几个。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3)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4)

这是一场专注于音乐上的较量,并且打破了音乐竞技和真人秀的壁垒,就刚播出的第一期而言,的确符合节目组标榜的“无关流派,无关咖位,拿作品说话

阵容集结了热狗MC Hotdog、毛不易、王源、梁博、汪苏泷、高进、曾轶可、陈意涵Estelle八位唱作人,流量、爱豆、老炮、回锅肉、网络歌手同台竞争,看了正式播出后发现,八个人碰撞出了不一样的火花,看点十足。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5)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6)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7)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8)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9)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0)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1)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2)

其实,音乐本身很丰富很多元化,但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很自我很主观的,唱作人是,听众也是,所以摆脱和抛开偏见成了比较难的事,节目的立意是有益的,把不同类型音乐放在一起PK,无论喜不喜欢这些歌,觉得好不好听,至少给了听众在短时间内认真去听的机会和可能性。

唱作人困境

回归纯粹音乐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3)

被抖音口水歌、抄袭搞得乌烟瘴气,而真的好听的新歌越来越少的华语乐坛,真的是要走向黑洞了吗?到底该何去何从?

我是唱作人的野心看得出来,有那么点寻求华语乐坛出路的味道。

第一期节目就很残酷,有点超出姐的想象,但朋友圈的业内人士几乎清一色好评,随便截图。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4)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5)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6)

为什么会被热捧?显然因为大家都感受到了唱作人的困境,很郁闷,很无奈,也很焦虑。

我是唱作人最核心的变化是唱作人竞演代替导师选秀。八位唱作人身上分别代表着华语音乐遇到的不同问题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7)

热狗,一代rapper,当初桀骜不驯的唱作人,却也难逃创作的瓶颈,多年没有出新歌。

近几年嘻哈从小众走向大众,成了潮流,门槛越来越低,面对这个良莠不齐的市场,热狗想在节目中直面他所遇到的困难,也正是因为节目对有很高的要求,能激发他的创作,他才选择参加,因为他想向观众展示他所致敬的嘻哈,传达他对嘻哈的热爱与坚持,想告诉大家他对音乐的态度。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8)

王源,少年偶像组合TFBOYS成员。外人提起王源,联想到的第一个词便是TFBOYS,是爱豆,是顶级流量的代名词,尽管他已经发表了很多首歌曲,也并不会觉得说他是一个唱作人。

王源说,来这个节目是为了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音乐。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19)

同样身为爱豆的陈意涵,也免不了被大家贴上了女团成员的,在公众眼中,偶像跟歌手之间好像隔着一堵墙,作为偶像你只要你长得好会唱会跳就行了,甚至只要你有热度,你就能成为下一个杨超越。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0)

选秀冠军出身的梁博,似乎在拿下冠军之后,就消失了。虽说他的音乐并没有消失,出了两张高质量专辑,还是作词作曲全包的。但是七年只出了两张专辑,说句不好听的,的确是低产,而且跟粉丝的互动基本为零,没有圈粉,没有固粉,梁博的音乐之路低调地有些茫然。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1)

同样喜欢关起门来做音乐的高进,常常受到“歌比人红”的评价,还有人说他的歌很接地气,换句话说就是土。但其实高进的每一首歌都融入了他个人的经历,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可鲜为人知。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2)

就这样,每个人都深陷困境之中,却又想走出困境,于是,集体亮相在《我是唱作人》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3)

第一期节目,八位唱作人依次进入录音间进行demo试唱。

全部试唱结束后,唱作人之间进行1到8名的排序通过投票高低决定顺位。生唱在歌手唱功方面考验极大,气息是否稳定,音准是否正确,都能够体现,由于没有后期调音,向观众呈现了音乐最本真的样子。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4)

八位唱作人之间直言不讳评价demo,怪不得毛不易说像是进入了手术台,任人宰割。

在demo互评结束以后,根据投票等级顺位1VS1battle。101个实名制的大众评审团对歌曲的评价也十分严格。但这就是节目的初衷所在。想达到的效果是观众不受任何干扰,完完全全从音乐本身出发,去讨论什么是好的华语流行音乐。而这个所谓的好的华语流行音乐的标准你可以说没有人能有权利定义,也可以说这个标准掌握在每一个人的手里,每个人都有对音乐的话语权。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5)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6)

直面华语乐坛现状

创新之路不易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7)

国内音乐类综艺做了很多,在同质化竞争严重的情况下,节目和节目之间缺乏差异性定位,观众的新鲜感消失殆尽,要不就是改编,鲜少有新的歌曲。

面对困境,爱奇艺副、《我是唱作人》总导演车澈想进行现实主义的创新:“不是音乐本身出了问题,是传播渠道出了问题。现在华语流行音乐的传播渠道是瘫痪的,好歌听不到。长综艺是目前少数能够有效触达大众市场的方式之一。”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8)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29)

车澈把《我是唱作人》看成是一个新歌的种草平台。每一次都有新的歌,所有的音乐是全新的,全故事的,这些新歌拥有足够的多样性,比如第一期的8首歌完全不一样,有hip-hop,有民谣,有情歌…

我是唱作人其实并不知道哪首歌能打动观众,他们就是一股脑儿把这些好的作品推给大家。

他们这么执着、顽固地做这个节目,的确他们也不知道现在的市场做什么样的流行音乐,但是他们愿意向市场抛这个问题,车澈说:“到底是高进的耳熟能详的歌曲,是曾轶可这样的怪女孩,是毛不易的娓娓道来,还是热狗的真实而锋利?市场的痛点和问题就是产品的机会,我们用这个综艺产品去探讨现在所有发生的问题,我觉得恰逢其时。”

确实,《我是唱作人》做到了这点。听到汪苏泷的新歌《种子》大众评审表示对其形象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30)

王源认真地总结了自己的问题,说这档节目让他收获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音乐上的评价。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31)

《我是唱作人》的乌托邦实验,会是华语乐坛的创新之路么(图32)

节目的立意是深刻的,能不能达到预期效果,就让我们拭目以待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作人

作人,指役夫、匠人等劳动者。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若水》:“其水东北流,迳博南山。汉武帝时,通博南山道,渡兰仓津,土地绝远,行者苦之,歌曰:‘汉德广,开不宾,渡博南,越仓津,渡兰仓,为作人。’”赵一清注:“作人,犹役徒也。”《法苑珠林》卷七一:“尝雇人筑宅,不还其价。作人求钱,卞父鞭之。”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东角楼街巷》:“至平明……方有诸手作人上市,买卖零碎作料。”

网友评论
  • q我把青春
    尤其是他和潘倩倩演唱的《在此刻》,时而舒缓深沉,时而又激情澎湃,听得人心潮起伏,热血贲张
    2019-04-17 04:01 20